-

“你們都彆動,我現在解除你們所有人身上的禁製。”蒼青色的幽火從蘇生掌心湧出,瞬間籠罩了牢獄內的所有人,也覆蓋住了所有人身上的禁靈石。

“破!”幾乎一瞬間,隨著禁靈石的力量被封,所有人都自覺渾身一鬆,身上的禁製已經被解除了。

“收!”解除了禁靈石的封鎖之後,蘇生順手又將所有禁靈石都收入了自己手中,這東西確實值點錢,但蘇生主要看重的還是此物的特性,可以禁錮彆人的靈力,他將來或許也能用到此物

“去吧!按照之前約定的,大家各選一個方向殺出去,能不能活命,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另外,我再提醒大家一句,若是遇到長老阻攔,你們就彆急著往外衝了,衝到那些建築裡去殺人。”“我們明白。”

“轟~”牢獄大門被打開的一瞬間,十數隊囚犯爭先恐後地衝了出去“殺......”

“殺!我一定要殺出去,我還要報仇。”“我還有妻兒老小,我必須活下去。”“當年實在不該進入拜火宗,我要拜入其它宗門......”雖然大家活著的理由各不相同,但信念卻很統一,都想活下去。

“師兄,我們不衝出去嗎?”南江月也有些按捺不住,但蘇生卻搖了搖頭“再等等。”

此時,其餘人基本都衝了出去,但蘇生四人以及丹木樺,五人依然還在牢獄之內。

也就在這幫人衝出去的同時,敬火殿的上空,忽然出現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望著下方烏央烏央一大片人,老者麵色也陰沉到了極致。

“混賬,這些人到底是怎麼跑出來的!牢獄的管事人何在?”可這會哪裡會有人響應他,唯一活著的火連堅早就藉故跑了。

“不好,是拜火宗長老!快逃!”一看到火樹,囚犯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剛剛還在按小隊行事的囚犯們,忽然就變得混亂不堪,就跟蝗蟲一樣,漫無目的四散開去,隻想離此人越遠越好。在頂級高手麵前,臨時拉起來的隊伍,一下子就散了。

“火樹,這是怎麼回事?這些囚犯怎麼跑出來了。”忽然又有兩位老者,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正是鎮守此地的另外兩位幻靈期長老

如今,還留在分部的四位幻靈期長老,已經出現三人了。

“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牢獄管事何在?苣闊那傢夥呢。”“冇看到他。”“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通知總部那邊?”“這點小毛賊而已,不用。”“先開啟護宗禁製吧,以免這些傢夥趁亂跑了。”“好,開啟禁製。”三位長老一番商量之後,隨即都激發了手中的陣盤。

“轟轟轟~~~”三人紅光從三大主殿升起,瞬間將整個入口都籠罩住了,隻要這幫人破不開禁製,它們就一個都跑不掉。

“大家不要再跑了,禁製開啟了,我們出不去的,跟他們拚了。”“嗎的,跟他們拚了!”看出形勢不對勁,再加上蘇生之前有過提醒,大家也開始調整策略,開始衝入有人的建築裡麵亂殺一氣“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該我們出手了,不能再任由這些人鬨騰下去。”看到門下弟子有死傷時,三位長老也坐不住了,隻得親自下場平定亂局,這裡隻是一座分部,真正的高手就幾位長老,下麵大多還是些普通采礦的弟子

一切都跟蘇生之前考慮的一樣,那些衝出去的傢夥終於吸引了幾位長老的注意。接下來,輪到他們登場了。

......

“銀花長老,外麵有人越獄,已經死了不少弟子,您老......”敬火殿內,一名年輕弟子急切地衝進了敬火殿的倒數第二層。

“慌什麼!”頭髮花白的老太婆銀花,冷聲喝斥了一句,又道“幾條小雜魚而已,大驚小怪做什麼,那三個老不死的不是已經開啟了禁製嗎?”外界的情況,銀花也已經知曉了,在得知三人已經開啟了護宗禁製之後,她已經不擔心了,抓住那些小毛賊不過是時間問題

此時的第二層,隻有她一人,而她之所以選擇留守,隻有一個目的。

“退下吧!不要再來驚擾聖女修練了。”銀花喝退了那名年輕弟子之後,又朝地下第三層的方向瞄了一眼,麵露關切之色,與外麵的騷亂相比,她更加擔心的還是聖女的情況

聖女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如今,一天隻有一個時辰不到的時間能保持清醒。每當此時,她就會馬上帶著聖女來這裡修練,試圖讓聖女吸收更多的火之力,意圖壓製她體內那些幽暗本源。

丹木樺知道的情況,銀花自然也清楚,她也知道,問題是出在香香吸入了過多的幽暗本源,丹藥如今已經壓製不住了。唯一的辦法,隻能讓聖女多吸收一些火之力,藉此反過來壓製幽暗本源。

之所以離開總部,前往這裡,主要是想借這裡的火之精來修練,留在總部的話,那裡隨處都有幽暗本源的氣息,已經不適合香香修練了。

隻是,這麼長時間下來,效果一直不是很理想,甚至還有惡化的趨勢。

此時,地底第三層之內,隻有聖女和火之精在,她都不敢進去,怕自己影響到聖女的修練。如今,隻要有一絲情緒波動,香香的情況就會馬上惡化。

她留下來就是為了不讓外界的一切打攪到聖女,眼看第三層冇什麼動靜,她也鬆了一口氣。

“不是讓你們不要來打攪我嗎!”銀花忽然又低喝了一聲,因為她發現,身後居然又有人進來了。

“銀花長老,就知道你冇出去!”

“你們是......是你們!”銀花的神情由一開始的憤怒,到吃驚,又很快過度到了震驚

眼前這五人,她個個都認識,但突然出現在這裡,卻讓她覺得不可能。蘇生與她冇有交過手,映像還不算太深,但小羽和無傷,銀花可是一點都不陌生,特彆是無傷的實力,當初在琉璃宗的時候就已經震撼過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