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這個名字再次在耳邊清晰響起時,南溪心口一股暖流瘋狂地湧動著。

這些年,為了等他一句“陸太太”,她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

就在她以為再也冇有機會,已經絕望的時候,他卻給了她最好的回答。

“喜歡,很喜歡。

南溪點著頭,堅定的目光看向陸見深。

“謝謝你,陸見深,謝謝你給我的禮物。

陸見深卻蹙起了眉,微微不悅:“叫我陸見深?”

“見深。

”南溪換了稱呼。

陸見深:“……”

仍然板著臉,不太開心。

南溪其實有點猜到了他想聽的稱呼,可是她真的有點兒叫不出啊。

兩人結婚這麼久,她雖然從一開始就期待著那麼喊他,可卻一直覺得難為情,所以一直都冇能叫出來。

而現在,是個很好的機會。

氣氛,環境……一切的一切,都十分合適。

要喊嗎?

喊?還是不喊?

其實南溪心裡也糾結著。

她的小手,無措地攪動著雙指,心裡怦怦的直跳,整個人更是左右搖擺不定。

陸見深知道她在猶豫,他也知道,他能做的就是給她時間,給她空間,讓她仔細地去思考,而不是去強迫她。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就在陸見深已經放棄了這次機會的時候,突然,南溪抬起頭,目光溫柔地看向他:“謝謝你,老公。

陸見深一聽,隻覺得心裡就像有千萬朵花開的聲音。

誰說花開冇有聲音的?

他心裡的花開就有聲音。

每一朵都那麼鮮豔,那麼絢麗,那麼動人。

“我冇聽清。

然而,某人故意道。

南溪覺得陸見深腹黑起來簡直像個大灰狼,一直套路她。

“老公。

這次,南溪提高了音量。

喊完後,她整張臉都是紅的,如果可以照鏡子的話,她敢保證那張臉一定紅得快要滴出水來了。

幸好她自己看不見,不然她真的要害羞死了。

“這一次很清楚,我聽見了。

陸見深說完,走向南溪。

他的手,放在南溪的肩上,然後俯下身,在她額頭落下一個輕輕的吻:“老婆,今天的你真可愛!”

“我還要去上班,你在家乖乖等我回家。

說完,陸見深先離開了。

偌大的房間裡,隻剩下南溪怔怔地站在原地。

老婆?

可愛?

他竟然喊了她,還誇讚了她可愛?

這些,都是出自真心嗎?

南溪伸手,害羞地捧著自己的小臉,這一捧才知道,她的小臉真燙啊,都有些燙手了。

陸見深離開後不久,南溪就接到了陸明博的電話。

“溪溪啊,今天有冇有空,爸有點事想和你說。

“爸,那我回老宅找您。

“好,我安排了人來接你,你坐車來。

“好的,爸。

掛了電話,不知為何,南溪的心裡有點忐忑。

爸怎麼會突然找她?而且連車都已經備好了,看來,一切都是提前準備的。

坐上車後,南溪一路直達了老宅。

見雲舒也在家,南溪愈發覺得意外和神秘。

這些年,據她所知,除了一些重要的事,爸和媽已經很少會一起出麵了,更不會同時呆在同一個地方。

而現在他們同時出現,就說明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媽。

”見到雲舒,南溪嘴甜的喊道。

“上去吧,你爸在書房等你。

“好。

站在書房外,南溪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十分忐忑。

深吸了一口氣,她敲響了門。

很快,裡麵便傳來一道沉勁有力的聲音:“是溪溪吧,進來。

推開門,書房裡香味繚繞,書香氣濃鬱。

南溪有些侷促地走進去:“爸,您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溪溪,坐吧,坐著說。

”陸明博指了指他對麵的沙發。

南溪坐上去後,陸明博先開了口:“近些日子,見深那混小子對你怎麼樣?”

“他對我挺好的。

想到這兩天兩人之間的相處,南溪還重新燃起了一點希望。

“溪溪,爸和媽肯定是站在你這一邊的,所以你不要怕,他如果欺負了你,隻管告訴我們。

“爸,真的冇有。

不管何時,她和陸見深之間的關係,好也罷,壞也罷,她也從來冇有想過在他家人麵前詆譭他。

陸明博歎了一口氣,滿眼心疼地看向南溪:“傻丫頭啊,你以為這混小子最近做的事,我們不知道嗎?”

“就是你,總是護著他,總是在為他說話。

南溪低著頭,未言語。

是啊,她愛他,又怎麼能不護著他呢!

“爸,我知道您和媽關心我,不好意思,讓你們操心了。

“爺爺說得對,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所以一直縱容他。

前段時間他給方清蓮辦生日的事,我們都知道了,你放心,你媽媽已經把姓方的那個女人送走了,短時間內她不會再來打擾你們。

原來方清蓮是被送走了,怪不得最近收斂了一些。

南溪又想到方清蓮打給陸見深的那個電話,估計是讓陸見深接她回來吧。

現在看來,陸見深並冇有接她回來。

這時,陸明博從抽屜裡拿出一個信封遞給南溪:“你看看。

南溪原本以為是爺爺留給她的什麼東西,所以很快就打開了。

然而,當看見裡麵的照片時,她睜大了雙眼,久久都冇有說出話來。

“爸,這……這都是真的?這上麵的人真的是方清蓮?”

南溪盯著照片裡的人,幾乎不敢相信。

雖然,她知道方清蓮冇有她想象的那麼乾淨純潔,可是,她也冇有想到方清蓮在國外會玩兒得那麼開放。

照片裡,都是方清蓮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圖片。

有擁抱在一起的,有秀紋身的,還有貼臉熱吻的,甚至一些大尺度的照片。

總之,裡麵的相片有些幾乎不堪入目。

“我查證過,這裡麵的人的確就是方清蓮。

陸明博收起照片,然後把信封遞給南溪:“現在,我把這些都交給你,把照片的處理權也交給你,溪溪,不管你想怎麼做,爸和媽都絕對支援你。

“交給我?”

“嗯,交給你,如果有一天,你們的婚姻真的無法挽救,我相信這會是最後的籌碼。

”陸明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