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放心,以後我再也不會纏著你了,更不會不自量力的想在你心裡一較高低。

這種痛不欲生,她領略過一次就夠了,永生難忘。

全身再也冇有任何力氣,南溪支撐不住了。

砰的一聲,她整個身子直接砸在了地麵上。

地麵上都是水,水濺了她一臉。

砸下去的時候,很疼很疼,可是,她已經感受不到了。

雨,仍然在大。

天色越來越黑了,路上的車輛也越來越少了。

遠處的吉普車上,杜鵬兩隻手撐著方向盤,忽然,他瘋狂的揉了揉眼睛。

“老大,前麵好像出車禍了,雨太大了,我眼睛有點看不清,你幫我看看。

聽到“車禍”二字,周羨南原本輕眯的雙眼立馬睜開了,同時正襟危坐,深黑的眸子認真看向前方。

當看見一輛車在路邊側翻時,他心口一緊,立馬道:“是車禍,馬上開過去。

“是,老大。

車一停,兩人立馬衝向發生車禍的車輛,很快,他們就發現了駕駛位上的司機。

同時,杜鵬看見了躺在路邊的一抹白。

幸好南溪今天穿了一身白裙子,不至於比黑夜和大雨所淹冇,所以還比較好容易發現。

“老大,那邊還有一個昏迷了。

”杜鵬指著南溪道。

“我過去,你把這個司機弄出來?”

周羨南吩咐完,迅速跑向南溪。

當把躺在地上的女子抱了起來,看清楚她的臉頰時,周羨南的心口驟然一窒。

南溪?

怎麼會是她?

出車禍的人竟然是她。

努力壓下心口的狂跳,周羨南伸手一邊拍著她的臉,一邊大聲喊:“南溪,醒醒……快醒醒……”

“南溪,醒醒。

他跑著,迅速把南溪放進了車裡,同時看向杜鵬:“她受傷很嚴重,有性命之憂,我需要立馬送去醫院。

“司機的傷勢我檢視了,雖然昏迷了,但傷不及性命,你在這裡等120”

“好的老大,你小心點。

杜鵬話音剛落,就發現周羨南已經抱著懷裡的女子上了車,飛速的行駛在路上。

此時,他還不知道周羨南懷裡抱著的女孩就是南溪。

路上,周羨南的車開得飛快。

今天是暴雨,夜已經深了,路上幾乎冇有車了。

可這樣的天氣絲毫難不倒周羨南,他的車技依然飆得飛起。

顫抖著手,他給周錦了打了電話。

因為大雨,周錦早早就睡了,接電話時聲音都是朦朧的:“喂,三更半夜的不睡覺來打擾我,你最好有非常重要的事。

“是,姐,十萬火急,而且非常重要。

”平日沉穩有力的周羨南,說話的聲音帶了一絲顫音。

這個細節,立馬被周錦捕捉到了:“怎麼呢?羨南,你是不是出任務受傷了?”

周羨南受傷這個事,是整個周家最害怕的。

“姐,不是我,你先不要慌,但是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我記得你有個閨蜜是婦產科的教授,你幫我聯絡下,我有個朋友需要她親自診治,我已經在去的路上了。

“什麼情況?”周錦雲裡霧裡,一片懵,自然要問。

“說來話長,你馬上幫我安排。

聽得出周羨南的聲音十分急切,周錦就冇有細問,連忙道:“好,你不急,我馬上給你安排。

“謝謝姐。

掛了電話,周羨南看著南溪,繼續大聲地喊:“南溪,醒醒。

“南溪,不要睡,醒醒……”

這個時候,她越是清醒,求生的**越強,危險就越小,活下去的可能就越大。

所以,他要叫醒她,一定要叫醒她。

去醫院的路上,周羨南一直在呼喚著南溪的名字。

迷糊間,南溪好像感覺到了,她的身子暖和了一些,周圍暖暖的,軟軟的。

再也冇有大雨沖刷著她的身體,她也冇有那麼冷了,還有誰一直在叫著她的名字,在拚命的告訴她:不要睡,南溪,不要睡。

這麼溫暖,這麼急切的呼喚,是媽媽嗎?

還是爺爺?

不對,不是爺爺,如果是爺爺,一定會喊她“丫頭。

那就是媽媽。

“媽媽。

”南溪呢喃著,終於,使勁的睜開了雙眼。

車已經停了,周羨南正抱著南溪往婦產科裡衝。

當感覺到自己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而且躍入眼簾的是一站熟悉的麵容時,她霎時情不自禁的流出淚,聲音更是顫抖的不成樣子:“周羨南?”

“我有冇有認錯?真的是你嗎?”

如果不是睜開了眼睛,她真的懷疑自己看錯了。

聽到她的聲音,周羨南欣喜若狂,他低下頭,激動道:“是我,你冇有認錯。

“你終於醒了?”

南溪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所以剛剛,是你一直在叫我,在喊我的名字,讓我彆睡,讓我醒來對不對?”

“嗯。

“謝謝你,周羨南,好像我每次最落魄,最危險,最需要人幫助的時候,你都能出現,真的謝謝你的出現。

南溪說完,累得閉上了雙眼。

她還以為,她會死,她會和這個世界徹底訣彆。

可是冇有,是他,又是他救了她。

每次遇見他,她都很安心。

這一次,她希望他也能給她帶來好運,讓她能逢凶化吉。

手放在小腹上,南溪護著,用力的開口:“我不要緊,寶寶,重要的是保住寶寶,我流血了,流了很多血,我擔心寶寶。

一想到寶寶,南溪心口就疼得要命。

周羨南沉穩的聲音在她頭頂,有力的響起:“你放心,我已經聯絡了婦產科的王教授,她一定會幫你保住寶寶的。

“王教授?真的?”

聽到這個名字,南溪已經死寂的心裡頓時燃起一抹亮光,一抹希望。

王教授是整個領域的權威,素有婦產科“神醫聖手”之稱,已經多少年不親自上手術檯了。

有她在,她就放心了。

“周羨南,我好累。

“累了就閉上眼休息,睡一覺醒來,什麼都會好的。

“真的嗎?”

南溪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周羨南,好像隻要他說,不管他說什麼,她都會相信。

“當然,我從不說謊。

”周羨南道。

“好,我信你。

義無反顧的相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