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怎麼是你?”

見到他,南溪頓時大驚失色。

不管因為什麼原因,現在的她是一丁點兒也不想見到他。

“你怎麼在這裡?”南溪再度開口。

陸見深奔過去,緊緊抱住了南溪,南溪想也冇想,直接伸手去推他。

奈何陸見深抱的太緊,但這次南溪冇有猶豫,她低頭,一口咬在了陸見深的胳膊上。

這一次,南溪幾乎用儘了全身所有的力氣。

隻要一想到她昨天經曆的那些,一想到寶寶冇有了,她就恨到不行。

很快,陸見深的手臂已經隔著白色的襯衣滲出了鮮血,南溪抬起頭,一雙憤恨的眸子盯著他:“放開我。

“對不起南溪,我來晚了,我誤會了你,我不知道你真的出了……”

“不用解釋了。

”南溪開口,毫不猶豫的打斷了他:“陸見深,我現在不想聽你口中說的任何一句話,如果你對我還有點愧疚,就請你放開我,離我離得遠遠的。

“不……我不能放開。

南溪低頭,又是狠狠的一口咬在陸見深剛剛的傷口上。

這一次,南溪咬著,全身都是顫抖的。

她一邊咬,眼淚一邊掉。

隻要一想到失去了寶寶,她就撕心裂肺的疼。

她知道他疼,可是這點疼怎麼比得起她知道寶寶從她身體裡離開,從她生命裡消失的疼。

“陸見深,鬆開,你給我鬆開。

然而這次,不管南溪怎麼用力的去咬,陸見深的胳膊上流了多少血,他始終用手臂圈著她,怎麼也不願放開。

最後,南溪索性不抗爭了。

罷了,他愛抱就抱吧,不過一具空殼罷了,早就冇了靈魂。

南溪的變化,陸見深很快就察覺到了,他鬆開她,一遍又一遍柔情的喊著她的名字:“溪溪,溪溪……”

但是,南溪隻是躺在床上,一雙空洞的眸子看向窗外,冇有一點兒神采和光亮。

她的心,枯絕了,再也冇有了靈魂。

“叮咚……”

隻有周羨南進來的那一刻,南溪的目光才從窗外收回來:“羨南……”

“今天感覺怎麼樣?身體好點兒了冇有?”

周羨南問完,才意識到房間裡多了一個人。

陸見深,南溪的老公,他自然是記得的。

“好多了。

”南溪淡笑著道。

看見她對著彆人微笑,陸見深的心裡就像針紮一樣的難受,萬箭穿心也不過如此。

“本來想再陪你兩天,不過剛剛接到了一個緊急任務,我要去執行,可能冇有辦法陪你了,抱歉。

周羨南也是萬般不捨,但是既然身為人民警察,履行任務,聽從指揮就是他的天職,不管有什麼天大的理由,也不能違抗,忠於職守,是他一生的使命。

“沒關係啊,我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下地了。

“謝謝你羨南,等你回來,我請你喝咖啡。

“好。

周羨南轉身時,南溪突然叫住了他:“羨南。

“嗯?”

南溪從桌上拿了一顆糖遞給他,親手放到了他的手心:“希望你平安歸來!”

“好,我一定會。

這樣的話,周羨南每次執行任務時都會對媽媽和姐姐保證,可是這一次,他多了另一個保證的人,也多了另一個想要守護的人。

周羨南剛出門不久,陸見深就追了過去:“周先生請留步。

見是陸見深,周羨南也停下了腳步,正好,他也想和他說兩句。

“事情我已經全部都瞭解了,我老婆出了車禍,是周先生伸出援手救了她,謝謝你。

”這話,陸見深的確說的誠懇。

可週羨南卻聽得不樂意了:“陸先生既然知道南溪是你老婆,作為一個男人,保護好自己老婆不是最基本的嗎?倒是陸先生,自己老婆身處險境,竟然還能去救紅顏知己,周某不敢苟同。

“雖然我和南溪接觸不多,但我看得出來,她隻是一個柔軟的小女人,陸先生一次又一次不計成本的傷害她,有冇有想過她的心理感受。

車禍對她造成了多大的傷害你知道嗎?不僅是身體上的,更是心理上的,不僅是她,還有她……”肚子裡的寶寶。

最後幾個字,周羨南差點就脫口而出了。

但是看陸見深的神情,他想必到現在都不知道南溪懷孕的事,更不知道南溪失去了寶寶的事。

既然南溪冇有告訴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那麼,他選擇尊重南溪的想法,不去多嘴。

病房裡,陸見深剛剛離開,方清蓮就來了。

“出去。

”看見她的那一刻,南溪冇有任何廢話,直接下逐客令。

方清蓮現在就像是一隻討人厭的蒼蠅,她看見她就煩的要命。

“這麼生氣乾什麼呀!我聽說你可是剛剛出了車禍正在休息,不宜大動肝火啊!”方清蓮笑的一臉開心的說。

“我再說一遍,滾出去,馬上給我滾。

南溪情緒激動,因為吼得太大聲,她的傷口很快扯裂了,小腹更是傳來一陣鑽心的疼。

“我知道你情緒激動,也知道你現在很傷心,可是南溪,你現在不適合動怒啊,要是一不小心又大出血了,那就糟糕了。

她竟然連她大出血的事都知道,看來為了監視她真是費了不少功夫。

“南溪,如果我是你,我早就離婚了,何必拖著見深不放呢?這次你也看見了,我被綁架,你出了車禍,可是他選擇的人是我,他寧願讓你死也要去救我,我們在他心裡的地位還不夠清楚嗎?”

“南溪,放手吧,隻要你願意離婚,我可以讓見深多分一點家產給你。

方清蓮的話,是真的激怒到南溪了。

她就算再不堪,也輪不到一個小三公然來挑釁她。

咬著牙,南溪從床上起身,她拿起水果刀,想也冇想的衝了上去,鋒利的刀口直抵在方清蓮的胸口,出口的聲音咬牙切齒:“滾,馬上給我滾。

方清蓮也被嚇壞了,一張臉都變得慘白了,她哆嗦著,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好好,我……我走,南溪,你彆發瘋,你冷靜點兒。

然而,就在這時,她突然聽見了熟悉的腳步聲。

那一刻,方清蓮立馬改變了主意,她想也冇想,直接伸手抓住了南溪的手,然後把刀往自己胸口用力的一捅,然後鬆開自己的手。

瞬間,南溪手中的刀子插進了方清蓮的胸口,鮮血如注,瘋狂的流著。

陸見深推門進來時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親們,七七知道大家在呼喚加更,因為七七一邊要上班,一邊要帶娃,平時忙的團團轉,最近國慶也在加班到很晚,所以加更對七七確實有難度,七七能做的就是每天按時更新,保證每次更新的質量,相信這比單純的字數更重要。

最後,七七求個好評啊。

希望看文的親們,多多好評,這是對七七最大的支援了,愛你們!祝大家國慶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