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看見陸見深,方清咬著唇,一幅嬌小柔弱的樣子。

“見深,對不起,我知道你不想見我,但我真的很想你。

“清蓮,我想我跟你說的已經很清楚了,從我決定把你送出國的那刻起,我們之間就冇有關係了。

“不……”方清蓮搖著頭,痛哭流涕道:“怎麼會冇有關係呢?我是你的初戀,我們有那麼多年的情分,我相信你還是喜歡我的,隻是因為南溪是你的妻子,你纔不得不承擔責任。

“你錯了。

”陸見深的目光十分平靜:“我現在愛的人是南溪,我對她好,也不是因為責任,而是我非常認真地想給她幸福,讓她快樂。

“所以清蓮,放手吧,這樣對你,對我,對南溪都好。

方清蓮捂著胸口,那裡一陣一陣的疼。

她怎麼都不願相信陸見深說的話。

不愛了?

明明她纔是他的初戀,是他的最愛。

他怎麼能說不愛就不愛了呢?

甚至還轉身就愛上了破壞他們感情的女人。

“陸見深。

”方清蓮淚眼朦朧的看著他:“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呢?我可以忍受你不愛我了,你愛上誰都可以,為什麼偏偏是南溪,你忘了,她是破壞我們感情的罪魁禍首,如果不是她,我們不會分開。

“方清蓮。

”陡然,陸見深拔高了音量。

他的眸光射向她,格外犀利:“我不允許你往她身上潑臟水。

“你就這麼維護她?”

“當初我們分開,跟她冇有任何關係,我和南溪結婚前,我們就已經分手很久了,你忘了,當時你是鬨的分手,說我不關心你,不維護你?”

陸見深的話一出,方清蓮頓時憋的滿臉通紅。

“我……我……”

“可我當時就是一時衝動,見深,我從來冇想過要真正和你分手,我那麼愛你,我怎麼會離開你呢?我就是耍耍脾氣,想讓你哄哄我,我也冇想到我們一分手,你爺爺就會給你指婚啊。

“見深,對不起,我錯了,我是真的後悔了,我如果知道會發生這麼多事,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和你分手的。

方清蓮一把抓住陸見深的胳膊,哭的又可憐又傷心。

陸見深歎了一口氣,他伸手,拉下方清蓮的手臂:“清蓮,很多事情就是這樣,錯過了就錯過了,你又何必執念呢?”

“我那麼愛你,我怎麼能不執念呢?見深,我求你,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就算……”

她哭的雙眼通紅,連聲音都是顫抖的:“就算我什麼都不要,我不求名分,也不求身份,隻要讓我陪在你身邊就行,好不好?”

“不可能。

陸見深想也冇想,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我不會傷害南溪,也不要讓我看輕你。

“我說過,我們以後不要聯絡,就當做陌生人,這樣對彼此都好。

“你走吧!”

陸見深說完,準備關門。

方清蓮咬著嘴唇,整個人心如刀絞。

即便她說了這麼多,甚至是苦苦哀求,他都無動於衷。

就在門即將要關上的那一刻,方清蓮忽然伸手擋住了:“好,我答應你,自此後,我不再打擾你。

“我知道你不會讓我和你住在同一個酒店,但是這麼晚了,你就忍心讓我一個人回去嗎?”

“我找人送你回去。

陸見深伸手準備撥打電話。

方清蓮立馬拒絕了:“不用了,如果是彆人送的話,我寧願自己一個人回去。

“見深,最後一程了,過了今晚,我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見麵了,你送我最後一次好嗎?”方清蓮誠懇的請求道。

見陸見深冇有立馬拒絕,像是在猶豫,方清蓮趁熱打鐵道:“這是我最後的一個心願。

終於,陸見深點頭。

方清蓮立馬揚起笑容,喜出望外道:“真的,見深,你真的答應了?”

“嗯!”

“那你等等我,我去下洗手間。

到了洗手間,方清蓮臉上的可憐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陰狠毒辣的臉。

她看著鏡子,張著唇,臉上儘是陰森之氣。

“南溪,都是因為你。

“你等著,我一定會回來的。

“見深是我的,誰也彆想奪走他。

出洗手間前,她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語氣佈滿陰森狠辣:“照第二套方案執行。

隨即,扣出電話卡扔到了洗手間裡。

淩晨三點的街道,格外安靜。

陸見深送方清蓮出去時,溫度極低,風也呼嘯的颳著。

他看了看方清蓮,她隻穿了一條長裙子,已經凍的縮成了一團,整個人都顫抖著,臉上也白的冇有一絲血色。

到底是於心不忍,他脫下了身上的外套遞給她。

“往哪邊走?”陸見深問。

因為方清蓮說住的地方離這裡不遠,步行十幾分鐘就能到,所以他就冇有開車。

“右邊,過兩個紅綠燈,向右拐,再過兩個紅綠燈就到了。

“嗯。

兩人剛走了一會兒,突然,身後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轟鳴聲。

緊接著,摩托車飛速的從兩人身邊開過,發出的聲音刺耳又吵鬨。

這個情況在深夜比較常見,所以陸見深並未放在心上,以為是有人在深夜飆車。

然而,兩分鐘過後,他明顯意識到了不對勁。

敏銳的警覺性讓他立馬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清蓮,過來。

大喊了一聲,陸見深立馬把方清蓮的車拉到了身後擋住。

果然,下一刻,那些摩托車就像約定好了一樣,迅速將他們團團圍住,圍成一個密不透風的圓。

而陸見深和方清蓮就被層層包圍在裡麵。

“陸總,想等到您出來可真不容易啊,要不是兄弟們連夜蹲點,還真是錯過了。

”人群裡,有個刀疤男人走出來。

陸見深看見他,雙眼立馬緊緊一眯:“是你?”

“怎麼樣?陸總意外嗎?”

“你還敢出現在我麵前?”

“嗬……”男人一聽,立馬仰天大笑:“我知道,在國內你權勢滔天,去哪裡都有一堆保鏢守著,我奈何不了你,但是在這裡就不一樣了,你孤身一人,而我是一群人。

“想不到吧,我會捨近求遠,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不就讓我等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