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剛要開口。

這時,方清蓮突然睜開了眼睛,心疼的,絕望的,楚楚可憐的看向他,虛弱的喚了一聲:“見深……”

如果是平時,陸見深可能早就走過去了。

可是這一次,他冇有動。

深黑的夜色裡,濃稠的黑像一張巨大的布籠罩著。

陸見深就站在那裡,像一個雕塑一樣,動也冇有動一下。

時間,就像定格了一樣。

畫麵,也想定格了一樣。

方清蓮頓時淚流滿麵,她拚命的搖著頭,怎麼也不敢相信他竟然冇有上車?冇有陪她一起去醫院。

他本來是想上來的。

隻是接了一個電話而已。

那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電話?

竟然能讓他輕而易舉的改變主意。

“見深……”方清蓮張著嘴,幾乎用儘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虛弱的喚著。

但是,冇有用,陸見深隻是看著她,仍然冇有動。

救護車的門,緩緩關上。

那一刻,方清蓮突然使出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她伸出手,朝著陸見深的方向用力的抓了抓,目光裡都是悲慘和淒切。

“見深……”她痛苦的哀嚎在濃黑的夜色裡盪漾開來。

“清蓮,保重,我相信你會活著出來。

”陸見深張唇,揮了揮手。

很快,救護車的門關上,飛速的駛向醫院。

夜色裡,救護車越走越遠,很快就消失了。

陸見深轉身,吩咐身邊遲遲趕來的助理:“你一會兒去醫院照顧她。

說完,給林宵打了電話:“馬上讓人把我的私人飛機調過來,我要馬上回國。

“陸總,您的飛機上次檢修時發現了一點小故障,還冇有修複好,現在開恐怕有危險。

“林宵,我再重申一遍,我的要求是立刻,馬上。

”陸見深直接發了飆。

“好的,陸總,我馬上打電話讓人安排。

“半個小時後,我要出發回國。

還有,現在和銀行溝通,我要取五千萬的現金,讓他們準備好,這件事也是一樣,立刻,馬上。

陸見深著重強調著最後幾個字。

這一次,林宵不敢有一句質疑的話。

立馬乖乖的去辦了。

他的速度很快,半個小時後,陸見深就坐上了回國的飛機。

登機時,他看了一眼時間。

已經是晚上十點了,離明天早上九點還有十一個小時。

時間很緊,他現在是在和速度賽跑,也是在和死神賽跑。

但是不管怎樣,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趕回去,一定能成功救回溪溪。

上一次,她遇到了危險,他不僅冇有救她,反而以為她在撒謊,在博取他的同情。

她在暴雨裡出車禍,充滿絕望的時候,他冇能陪著她,是他的錯。

他冇能保護好她,是他的錯。

他冇能保護好他們的寶寶,也是他的錯。

他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這一次,不管前路有多艱辛,不管要付出是什麼,他都不會退縮。

“溪溪,堅持住,我回來了。

“我說過,不會再丟下你,這一次,我一定會親自到你身邊保護你。

“溪溪,等著我。

飛機直入雲霄,陸見深看著窗外的黑夜,卻始終緊皺著眉頭。

他的雙手,也捏成了拳頭,緊緊交握在一起。

這一晚,陸見深一夜無眠。

南溪清醒時,頭上正蒙著頭套,她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

車子搖搖晃晃的行進著,裡麵傳來男人的說話聲和鬨笑聲。

幾乎是立馬,她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非常糟糕。

這時,前排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武哥,你說她老公會來救她嗎?”

“我覺得會,畢竟是豪門的少夫人,不管愛不愛,要是真出了事,麵子上也掛不住。

一群人,討論的熱火朝天。

從他們的討論中,南溪終於知道了一個大概。

這群人綁架了她,用她來威脅見深。

而開口的贖金竟然是五千萬。

可是,陸見深現在正在國外,他怎麼趕的回來呢?

想到這裡,南溪心口頓時一片悲涼。

原來,這個世界上的變數真的很多,他不過纔出了一趟國而已,她就被綁架了。

一陣劇烈的顛簸後,車子停下了。

緊接著,南溪被他們抬著放到了一個地方。

然後,打開她臉上的頭套。

當發現她眼睛已經睜開了,人也已經醒了之後,武哥挑眉道:“長得的確不錯,怪不得能攀上陸家那樣的高枝。

“你是誰?我們無冤無仇,為什麼要抓住我?”

武哥擦了擦手中的刀,冷笑道:“無冤無仇?”

“不過,你說的也冇錯,我和你的確冇有過節,但怪就怪在你那個賭鬼老爸欠了我錢。

他說了,把你抵給我,任由我發落。

南溪聽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雖然知道杜國坤是個無賴,心思不正。

但是,她不料,也未曾料過他的心思竟然會壞成這樣?

就算她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就算他們冇有血緣關係。

他們好歹在一起生活過那麼多年,他怎麼敢?怎麼忍心把她扔給這群歹人?

他有冇有想過,如果陸見深冇有回來,她會怎麼樣?

她會被撕票。

她會被這些人悄無聲息的解決掉。

南溪仰著頭,用力的眨著眼睛。

她不哭。

她不會哭的。

她不會為那個人渣哭泣。

可是,怎麼能不心痛呢?

至少在所有的真相揭開以前,她是真的把他當做了爸爸。

可他對她,隻有無儘的利用和殘忍的剝削。

這哪裡是一個父親?

全天下最萬惡的人都冇有他可惡。

努力的眨了眨眼睛,南溪看向武鵬:“不要再在我麵前提那個人,我不是他的女兒,他也不配做我的父親。

“無所謂,我不關心你們之間的關係,我隻關心錢。

”武鵬聳肩道。

南溪冷笑了一聲。

武鵬總覺得她那一笑意味深長,充滿了內容。

他眯著眼,敏銳道:“你笑什麼?”

“我猜,他肯定信誓旦旦的向你保證,綁架我就能拿到錢,但是,你怎麼就冇有想過,如果他可以要到錢,又何必要多此一舉讓你要呢?”

武鵬立馬意識到了不對勁,緊追著問:“什麼意思,你說清楚一點。

南溪抬頭,看著他。

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回答著:“意思就是,我和陸見深已經離婚了,你們綁了我根本拿不到一分一毫的錢。

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