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方清蓮立馬掏出手機給陸見深打電話。

看到上麵的名字,陸見深直接拉黑。

她再打過去的時候已經打不通了。

輪椅瘋狂的往前衝,直朝山下。

方清蓮的心臟都快跳出去了,她扯著嗓子,瘋狂的尖叫著。

底下就是陡峭的山坡,眼看著馬上就要衝下去了,她冇有辦法,隻能牙一咬,心一橫,用儘所有力氣從輪椅上跳了下去。

輪椅迅速的衝下了山坡,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方清蓮狼狽的趴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

幸好她跳下來了,不然肯定粉身碎骨。

拿起手機,她立馬給陸柔打了電話:“喂,柔柔,我已經回國了,現在遇到點兒緊急情況,你過來幫我一下。

陸柔一聽,立馬激動起來:“好,清蓮姐,你把定位發我,我馬上來找你。

“嗯。

陸柔到的時候,方清蓮幾乎是苟延殘喘了。

她趴在地上,滿臉泥垢,隻堪堪的留著一口氣在。

“清蓮姐,你怎麼樣?你怎麼會在這裡?”

“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

陸柔立馬將她扶到車上。

上了車,方清蓮報了一個地點:“快送我過去,記住,讓張教授檢查一下我的腿,看有冇有感染,無論如何,一定要保住我的腿,記住了嗎?”

“記住了。

“嗯。

”方清蓮這才放心的閉上眼,昏睡了過去。

睡了一晚,醒來時,南溪的精神已經好很多了。

她堅持要上班,陸見深隻能點頭允諾。

不過條件是,他親自送她上班,也親自接她下班。

“我隻有這一個要求。

”陸見深說。

南溪想了想,隻能點頭:“好吧。

到了醫院門口,南溪拉開車門下去。

剛下車,卻發現陸見深也下了車。

“我送你進去。

”他說。

南溪搖頭:“不用了,你忙自己的事去吧。

“好。

他點頭,就站在剛剛的位置,看著南溪越走越遠。

直到南溪的身影消失了,他才邁開長腿,淡淡道:“走吧。

林霄立馬跟上。

到了辦公室,見到醫生,陸見深也很配合,很快就脫了上身的衣服。

“感染很嚴重,不是囑咐過傷口的地方絕對不能碰水嗎?”

“本來傷口都隻是勉強長住了,你這些天你究竟做了什麼,惡化的這麼嚴重,天天在找人打架鬥毆?”

給陸見深看病的是個很有權威的老教授,所以說話很直,一點兒也不含蓄。

林霄在一旁聽著直喘氣兒,心裡更是憂愁的不行。

“教授,我們有聽您的囑咐,隻不過昨天出了點兒意外,陸總下水救……。

林霄的話還冇說完,陸見深一記眼神射過去。

老教授卻聽的清楚,頓時大發雷霆:“就這一身傷還下水救人,你還要不要命了,你知道如果感染了會有什麼後果嗎?”

“簡直是胡來,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老教授又是生氣又是心疼。

陸見深也難得聽話,就坐在那裡,任由他上藥,任由他包紮,一句話都冇有說。

包紮完,教授讓他去住院休養。

“好。

陸見深麵上答應的很好,出了辦公室就直接走向醫院大門。

林霄不放心的問:“陸總,我覺得您的傷勢還是住院休養一下比較好。

“不用了。

”他拒絕的很乾脆。

見自己的勸說冇用,林霄隻能搬出南溪。

又苦口婆心的勸道:“南溪小姐如果知道了,肯定會很心疼的。

陸見深捏了捏眉心:“你管好自己的嘴,她如果知道了我受傷的事,我唯你是問。

林霄不解:“陸總,您明明就是為了救南溪小姐才導致傷口惡化的,她如果知道了,你們的感情正好能更進一步,為什麼不告訴她?”

“等以後你有了一個真心愛的人就知道了。

他當然希望她心疼自己。

可是,他要的是心疼是因為愛,而不是愧疚。

他最不想要的,就是她充滿愧疚的眼神。

曾幾何時,她看著他,滿眼都是星星,那雙眼睛更是盛滿愛意,滿滿的喜歡,擋都擋不住。

可是現在,她眼裡的愛意在一點一點消失。

好不容易忙完第一陣高峰期,南溪終於坐在椅子上喘了口氣,喝了口水。

結果來來往往的同事凡是看見她的,都在笑著道謝。

“南溪,謝謝啊!”

“南溪,你太有心了,必須說聲謝謝。

弄的南溪莫名其妙,尋了空去把佟嫿抓過來了。

聽到南溪的疑惑,佟嫿頓時張大了嘴:“不會吧,溪溪,你還不知道啊?”

“知道什麼?”

“今天一早,你還冇來醫院之前,我們就收到了一份精美的早餐,還有牛奶、咖啡,各種高階水果,大家平時想吃都捨不得吃的那種。

“署名是,南溪請大家喝的,希望大家多多照顧。

南溪一聽,瞬間就懂了。

她立馬給陸見深打了個電話。

“嗯,是我讓人準備的。

”陸見深答的很痛快。

南溪揉了揉眉心,頗為頭疼:“陸見深,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你這樣的情意我承受不起,你讓林霄折算一下需要多少錢,等我一發工資就還給你。

“不用了,我送出去的東西從來就冇想過收回來。

陸見深很生氣,啪的一聲就掛了電話。

南溪撇了撇嘴,他有什麼好生氣的?

兩人已經分手了,她不可能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些好。

算了,等他晚上來接她,她就把一切和他說清楚。

下了班,南溪直接上了陸見深的車。

“你今晚有空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南溪主動開了口。

陸見深有些意外,點了點頭:“好,想吃什麼?”

“既然是我請你,那當然你選了。

“那就吃火鍋吧,你愛吃。

“不用遷就我,你選你愛吃的。

”南溪強調。

“我也想吃火鍋。

”他說。

南溪看向林霄:“麻煩林特助帶我們去廣場,那裡有家火鍋店味道還不錯。

“好的,南溪小姐。

兩人去的時候,裡麵已經很熱鬨了,人聲鼎沸。

他們運氣不錯,正好有一個包廂的人退了位置,他們順勢就去了那個包廂。

“陸見深……”

坐下後,南溪就開口喊了他的名字。

像意識到什麼,陸見深趕緊道:“有什麼話一會再說,我肚子餓了,我們先吃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