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冇想到他會答應的那麼爽快和乾脆。

愣了一下,她搖頭:“你又不是,我讓你請大家吃飯算什麼呢?”

陸見深幽深的眸緊凝著她,出口的聲音更是盛滿柔情:“溪溪,如果你答應的話,我馬上就可以是。

“身上的傷怎麼樣了?你就這樣跑下來,會影響傷口吧。

南溪承認,她害怕了,也膽怯了。

所以隻能轉移話題。

陸見深哪能不知道她在逃避。

若是以前,他肯定會追著問,勢必想要一個答案。

但是這次,他有足夠的耐心。

林霄說的對,他現在要做的隻有一件事,就是對她好,溫暖她已經失望的,受傷的心。

隻有這樣,他纔有希望。

一味的強迫隻能讓她離自己越來越遠。

而且,他想要的,是她的心甘情願,是因為愛,而不是因為任何其他。

“傷口有點疼。

”陸見深說。

他現在變得格外腹黑起來,因為知道這樣說溪溪肯定會心疼。

“那你快上去休息,等傷口長好了就不疼了。

南溪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呼喚聲:“南溪,5號病床的病人叫。

5號床住的是一個因打架鬥毆,尋事挑釁的病人,脾氣超級暴躁,雖然每次叫她們都冇啥事兒,就是想找找存在感。

但隻要被呼叫了,她們還是會去。

不然指定要被罵個狗血淋頭。

所以,做醫生也有很多無奈和迫不得已的時候,但既然選擇了這一行,哪怕有一些負麵的情緒,她也都會自己消化,告訴自己要樂觀一下。

有些著急,南溪立馬推了推陸見深:“快鬆開我,我要去看下病人。

陸見深這才真的鬆開她,南溪立馬慌忙的往門外走。

驟然,手上傳來一股力量,陸見深拉住了她:“晚上下班,我們一起吃飯。

“不好意思啊,我已經答應羨南了,今天要陪他一起去看望阿姨。

”南溪說。

原本,她以為陸見深會生氣。

意料之外,他竟然冇有生氣。

不過,陸見深心裡還是有很大醋意的,隻不過被他藏了起來,並冇表露出來。

但隻要想著她要和周羨南一起去見家長,他心裡怎麼都不是滋味。

說不吃醋,那完全是假的。

突然,想到什麼,陸見深把南溪往懷裡一拉,同時低頭,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輕輕咬了咬。

南溪冇料到她會這樣,頓時全身酥麻,就像有電流流經一樣。

“見深,你彆這樣,快鬆開我。

”南溪的聲音是軟糯的,帶著說不出的柔魅和性感。

陸見深愈發覺得自己難放開了,用力的吻了吻她耳側和細長的天鵝頸,他最終還是不情願的鬆開了。

“走吧,我送你出去。

南溪一聽,立馬阻止道:“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就行,你等我出去之後過幾分鐘再出來。

陸見深哪能不知道她心裡的考量,她是怕被同事發現了。

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髮,陸見深點了點頭:“好,那你先出去。

“嗯。

晚上剛下班,南溪正準備給周羨南打電話,問問他去看望阿姨的事情。

剛到護士台,就被同事叫住了:“南溪,有人找你。

悄咪咪的說一下,又是個大帥哥哦。

同事指了指在一邊等待的周羨南。

南溪伸手給他打了個招呼,同時和大家做交接。

同事看了一眼南溪,又看一眼周羨南,到底冇忍住:“南醫生,你這就不厚道了,有這麼帥的男朋友,怎麼還藏著掖著,一直不願意介紹給我們認識。

“要是這是我男朋友,我恨不得大家都知道。

這個同事一說,另外幾個同事也都湊上來:“是啊,南醫生,這麼高質量的男朋友,我要是你,我做夢都能笑醒。

正好這時,一位資深些的醫生走過來,聽到大家的討論,也親切的加入了。

“你們這些小姑娘,都羨慕南醫生吧。

不過,南溪這男朋友找的確實不錯,又高又帥,關鍵對你們這些同事都如此捨得,看得出來很心疼你,好好把握吧!”

“是啊,南醫生,太羨慕你了,等以後結婚的時候一定要邀請我們參加婚禮啊。

“對對對,南醫生,一定不要忘記給我們發喜糖啊。

大家你一眼,我一語。

南溪發現她簡直連插話的機會都冇有了。

而且她們已經直接把周羨南默認為她男朋友了。

苦笑一聲,南溪剛要張嘴解釋,大家已經在羨慕中散開了。

“隻是普通朋友,不是我男朋友。

”南溪說。

不過,前台的小護士壓根不相信,隻覺得是她太害羞了。

解釋無果,南溪隻能放棄了。

和周羨南碰麵後,南溪還有些侷促和緊張:“羨南,你可能要等我一會兒。

“是還有什麼事嗎?”

“不是說去看望阿姨嗎?現在阿姨生病了,我如果以你女朋友名義去的話,肯定要帶一些禮物,不好空著手去。

周羨南抿唇笑了笑,同時道“放心吧,都給你準備好了,馬上就送來了。

“好。

兩人剛到醫院大廳,已經有人把東西送來了。

南溪看著麵前包裝精美的禮盒,格外讚歎:“羨南,你這準備的也太周到了。

“你真的很細心,以後如果有女孩子嫁給你,一定會非常幸福。

多想說一句:溪溪,如果可以,我隻希望那個女孩兒是你。

可是,喉間一堵,有些話像有千金般重。

他到底是忍著,冇能說出口。

周羨南準備的禮物非常好,不至於太貴重,也不會顯得廉價,一看就是精心挑選,用心準備的。

所以這份禮物送出手,很合禮數。

快到病房門口時,南溪有些緊張,她停下腳步,深吸了一口氣。

“是不是緊張?”周羨南貼心的問。

“嗯。

話落,她就感到手上一軟,周羨南溫厚有力的大掌已經握住了她的小手,輕輕的捏在手心,十分疼惜和溫暖。

南溪愣了一下,但想到兩人現在是在扮演男女朋友,牽個手是在正常不過的了。

所以,她冇有拒絕,任由周羨南牽著,兩人一起進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