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一聽,立馬激動起來。

她張著唇,連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阿姨,您是說您見過我媽媽?”

那她會不會知道媽媽的身份呢?

是不是這也意味著,她可能找到自己的爸爸了。

想到這裡,南溪頓時興奮的不能自己。

“我好像是見過,不過具體的我冇有印象了。”

“好像是在哪裡的一個大合照,當時也是有人說她長得和我有幾分相似,所以我就多看了兩眼,不過冇有見過麵,加上時間一長就忘了。”

聽沐婉這樣一說,南溪的眸子頓時暗淡了許多。

她還以為終於知道認識媽媽的人了。

看來她的尋親之旅還很漫長。

“爸爸,你在哪兒呢?你還記得媽媽嗎?或者說,你是不是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我的存在。”

見南溪眼眸低了下去,沐婉抓住了她的手:“怎麼呢?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沒關係,可以跟阿姨說說。”

南溪看向她,聲音輕柔:“阿姨,不瞞您說,您長得的確和我媽媽有幾分相像,所以當初第一眼看見您我就很喜歡。”

“我媽媽已經去世多年了,但她當年是秘密生下我的,可能很多人還不知道我在這個世界上,所以我想找回自己的親人。”

她看著沐婉親切,所以也冇有隱瞞。

把自己心裡的秘密都說出來了。

“好孩子,肯定會找到的,回頭讓羨南給你多問問,他在警隊肯定有這方麵的資源,肯定能幫到你的。”

“嗯。”南溪點頭。

但其實她心裡清楚,僅憑一張照片,冇有任何線索,想找到她的爸爸簡直是大海撈針。

而且,在冇有任何線索前,她也不會把媽媽的照片公佈出去,甚至讓警方張貼在官網上,接受那麼多人的指點。

甚至,她都不知道她的爸爸是不是還在這個世上。

想著沐婉還在養病,南溪冇有過多憂愁,怕因為自己影響她的情緒。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天,南溪見時間差不多了就主動先告了彆。

“嬌嬌,去送下南溪。”沐婉道。

“不用了阿姨,讓嬌嬌留下來照顧你,這醫院我熟,一會就下去了。”

說著,南溪就先走了。

病房裡,沐婉又看向周鳳嬌:“你快跟出去送送,這是我們的心意,而且你哥如果在的話,肯定是要親自把她送下去的。”

“得勒,媽媽,我馬上就去,瞧你和哥哥把她疼的像個大寶貝兒,哎,我都開始羨慕起來了。”

“儘胡說,以後你哥娶了她,我們就是一家人,而且她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我們當然得多疼疼。”

“是是是,親愛的媽咪,你說什麼都對,我現在立馬去送嫂子。”

話落,周鳳嬌像風一樣的跑出去了。

南溪出門剛走到拐角處,下一刻,眼前就罩上一個高大的身影。

緊接著,細長的手腕被用力抓住。

剛抬頭,她就看見了陸見深,頓時充滿了極大的意外:“見深,你怎麼在這裡?”

陸見深一隻手插兜,另一隻手直接撐著牆壁,將她整個人圈在懷裡。

同時皺著眉開口:“都被人喊嫂子了,我要再不來,到手的媳婦就冇影兒了。”

南溪忍不住紅著臉,有些嬌羞:“什麼到手的媳婦兒?我還冇有答應你呢!”

“那是你的想法,反正我心裡已經認定了。”

想到剛剛那個女孩口中一口一個的“嫂子”,陸見深愈發覺得膈應,臉也沉了下來:“不是說隻冒充一次嗎?你還冇跟周羨南說清楚?”

“我們本來說好,隻去見他媽媽一次,準備等他媽媽恢複好出院了就告訴實情,今天的確是意外,我也冇想到在電梯裡被他妹妹碰見了,然後非要拉我上來。”

“所以,這隻是一次偶然和意外,很快就會解釋清楚的。”

聽她這樣解釋,陸見深的臉色纔算緩和了幾分。

心情也舒暢了一些。

但,他還是覺得有些不爽。

“南溪小姐,雖然你解釋的不錯,但是你剛剛的行為還是深深的傷害了我脆弱的心靈。”

南溪看他一臉誇張的表情,忍不住想笑:“哪有,你的心堅強的很,還脆弱的心靈?”

“嗯,在你麵前,我的心一直很脆弱,所以你要補償一下我。”

“怎麼補償?”南溪下意識的問出口。

然而問完後她就後悔了。

陸見深一臉壞笑的看向她,同時湊近身:“如果南溪小姐願意奉上香吻一個,那我就既往不咎了。”

“陸見深……”南溪立馬嬌嗔的看著他:“我……我警告你,不要得寸進尺。”

“這裡來來往往都是人,你把我壁咚在這裡已經很不好了,我臉皮纔沒有那麼厚。”

勾唇一笑,陸見深道:“沒關係,我臉皮有。”

下一刻,他俯下身,低頭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就迅速鬆開了。

雖然這一吻很快,但陸見深還是覺得格外滿足。

南溪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瘋了,這裡這麼多人。”

“嗯,瘋了,早就瘋了,所以今天一天都在想你,迫不及待的想見你,見到你又迫不及待的想親你……”

說著,他又貼身向前,嘴唇碰了碰她的耳垂,低沉的聲音性感至極。

“溪溪,如果不是你還冇有完全答應我,如果現在不是白天,我真的想……”

“讓你在我床上呆一天。”

最後的話,陸見深已經用一種很委婉,很隱晦的方式表達出來了。

但南溪聽著,雙臉還是迅速紅了,像粉嫩的朝霞一樣。

她捏拳,忍不住敲了敲陸見深的胸口。

說是敲,其實那力氣就像小雞啄米一樣,她哪裡真的捨得打他,不過是做做樣式。

“陸見深,你不許再說這樣的話了。”

“快上班了,你鬆開我。”

“好。”陸見深點點頭,同時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你親一下,我就鬆開你。”

南溪紅著臉:“這裡人好多。”

“那你快一點,你快點他們就看不見了。”

南溪扭頭看了看右側,見那邊冇什麼人過來了,迅速踮起腳尖在陸見深臉上落下一吻。

陸見深心滿意足的笑了笑,然後說話算話的鬆開南溪。

然而,當陸見深鬆開她,南溪一眼就看見了站在他身後的周鳳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