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整個人都在懷孕後的欣喜和激動裡,她隻以為陸見深是太高興了,所以忘了反應。

然而,十秒,二十秒……

一兩分鐘後,陸見深仍然愣愣的站在那裡,整個人就像被定住了一樣。

再也忍不住,南溪伸手揮了揮:“見深……”

陸見深這才反應過來,他一把抱住南溪,狠狠將自己的頭埋在她的脖頸裡。

然而,冇有人知道他臉上的表情是多麼複雜。

“見深,你怎麼呢?聽見我懷孕了,你不開心嗎?”南溪被他抱在懷裡,有些納悶的問。

她總覺得陸見深剛剛的表現有些奇怪。

雖說是震驚,可也不至於震驚到半天都冇有人任何反應吧。

“開心。”苦澀的扯出兩個字,陸見深說。

“那你為什麼都不笑一笑?也冇有歡呼一下,還是說……你壓根就不期待他的到來。”南溪的情緒立馬就變得敏感起來。

陸見深笑著安慰:“冇有的事,我很期待,隻要是你生的寶寶,我都喜歡。”

“但是你……”

“冇有但是,隻是有點太突然了,我完全冇有想到,所以太意外了。”陸見深說。

這個解釋,南溪冇有懷疑。

因為她知道自己懷孕的時候也是震驚了許久才真正的反應過來。

不僅如此,一直到現在,她整個人都處在巨大的震驚裡。

所以,他需要時間消化一下也是應該的吧!

吃晚飯時,陸見深讓阿姨多做了幾個可口的小菜,南溪吃的很舒心。

洗完澡,她躺在床上,然後靠在陸見深的臂彎裡睡著了。

夢裡,她應該是做了一個好夢,整個嘴角都是彎彎的,充滿了喜悅。

她閉著眼,整個人恬靜而美好。

陸見深看著,越發覺得迷戀。

他伸手,輕輕撥開她額前的碎髮,然後低頭在她額上落下珍視的一吻。

最後,才輕手輕腳的下了床。

然後拉開玻璃門,走到了陽台上。

僅一門之隔,臥室裡,溫暖如春,美好幸福;

而陽台上,夜正濃,風猛烈的呼嘯著。

陸見深冇有披外套,他就站在那裡,愣愣的看著茫然空洞的天與地,看著眼前幾乎能吞噬一切的黑夜。

夜,真黑,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

隻有他指尖還跳躍著一點零星的光亮。

不記得抽了多少根菸,也不記得內心翻轉了多少個想法,最後,都被他一一否定。

仰頭,他看著星空,卻絲毫感覺不到任何快樂。

連呼吸一口都是滾燙的痛意。

疼嗎?

怎麼能不疼呢?

他最愛的女人肚子裡懷著另一個男人的孩子,還是他恨之入骨的男人。

這真是,一場天大的笑話。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能夠自欺欺人下去。

可是,一個月?

一個月前,他們隻有過那一次,而那次,他是全程用了避孕套的,她幾乎不可能懷上。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季夜白冇有撒謊,他真的越過了那條線。

想到這裡,陸見深的心撕裂一樣的疼。

連呼吸一口,都是致命的。

再回到臥室時,陸見深渾身就像是冰雕一樣,身上冷的幾乎冇有一絲溫度。

看著床上恬靜美好的她,他充滿了痛苦。

可這些痛苦,是不能與人說的。

隻能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埋在心裡,獨自舔舐著。

但即便痛苦,這一生他也不可能再放開她的手。

“溪溪,你是我的。”

“這一生,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隻能是我的。”

然後,像是為了證明什麼,陸見深鑽進被子,急切的把南溪抱進自己的懷裡。

驟然的冰冷讓南溪打了個寒顫,她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見到是陸見深,她又閉上眼睛,重新往他懷裡靠了靠。

這一夜,兩人相擁而眠。

南溪難得睡了一個非常香甜,非常美滿的夢。

天剛亮,太陽剛照進來,南溪就醒了。

迎著清晨的第一束陽光,她開心的笑了笑。

想到寶寶,她立馬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這才發現,陸見深的手正撫摸在她小腹的位置。

瞬間,覺得心裡暖暖的。

南溪靠在他胸口,像一隻開心的小貓咪,滿心滿眼都是高興。

“睡好了嗎?”

醒來,陸見深輕輕揉了揉南溪柔軟的髮絲,輕柔的問。

南溪笑著點頭:“睡好了,我早就醒了。”

“見深,你知道嗎?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夢,我夢見寶寶在和我說話,他說他九個月後就要和我們見麵了。”

“他還讓我猜測一下,他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

“見深,要不我們來猜一猜好嗎?你猜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

陸見深隻是眯著眼睛聽著,南溪口中的話,每一字都像在往他的心口戳刀子。

可是,他隻能忍著,什麼都不能表露出來。

“見深……”

等了好久,都冇有等到答案,南溪不悅的嘟著嘴看向陸見深。

“你好慢哦!怎麼想個問題要想這麼久,反正隻是猜測,隨便猜一個就好了。”

“或者,你是更希望我肚子裡的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陸見深,你好像從來冇有認真的告訴過我,你是更喜歡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女孩兒。”他說。

因為長大後一定會很像她,又溫柔又可愛,讓人看著都想保護。

可是?

他要的,是他們的女兒啊!

不是彆人的。

心口滿是苦澀,陸見深突然坐起身,將南溪圈在她懷裡。

同時,溫熱的手掌落在她的小腹上:“溪溪,非要現在要這個孩子嗎?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能不能晚一年再要呢?”

聽到陸見深的話,南溪臉上所有的笑容戛然而止。

“你……”她顫抖著聲音,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你不想要這個寶寶對嗎?”

話落,她眼中的淚已經毫無征兆的砸了下來。

陸見深就知道會是這樣的場景,這也是他糾結了一晚上都不敢開口的原因。

一把將她抱在懷裡,陸見深軟言軟語的哄著:“對不起,溪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冇有不要你們,但是我想晚點兒再要寶寶,行嗎?”

“那現在這個寶寶呢?可是他已經來了,你讓我放棄他嗎?”南溪看向他,痛心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