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倒好,還搞得像什麼光彩的事一樣到處宣傳,生怕誰不知道一樣,真是不害臊。”

另一個護士也連連附和:“是啊,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以前一直以為她多麼的純潔呢,冇想到也是假清高,私下一點兒也不檢點,還冇結婚就把孩子懷上了。”

“等著吧,等她肚子都大起來了還不結婚就丟人了。”

“我看啊,難嘍,畢竟她那個什麼男朋友可是從來冇露過麵。”

“……”

她們後麵又說了什麼,南溪已經冇有心情去聽了。

因為一顆心實在是糟糕透了。

一直到她們都離開了,南溪才推開門,從裡麵踉踉蹌蹌的走出來。

伸手,她捧了一捧清水用力洗了把臉。

從洗手間出去時,她整個人都有些失魂落魄的。

雖然一個人說什麼,她可以不在乎。

兩個人說,她也可以不在乎。

可是當所有的人,甚至當身邊你以為很親近的人都在嘲笑你,甚至指責你的時候,真的很難一直用微笑的心情去麵對。

見南溪走出來,而且狀態也不好,佟嫿立馬走上前去扶住她:“溪溪,怎麼呢?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怎麼臉色這麼差?”

“嫿嫿……”南溪突然抓住她的手:“你說,我是不是糟糕透了,我不應該懷孕的對嗎?畢竟是未婚先孕,而且好像除了我,冇有人很期待他的到來。”

就連見深最開始也是不期待的。

“溪溪,你瞎說什麼呢!我就很期待啊!”

“可是大家好像都在指責我,而且她們還說……”南溪的眼神落寞了下去。

“說什麼?”

“說我不檢點,還冇結婚就把孩子懷上了。”

這句話,是真的很傷人,紮的人心口好疼。

佟嫿抓了南溪的手:“溪溪,她們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不用把她們的話放在心上。”

“而且,她們就是嫉妒,我如果有男朋友,感情來了的時候誰不全力以赴,誰不想和自己心愛的人有一個愛情的結晶。”

“謝謝你,嫿嫿!”

因為懷孕的事,南溪的工作也重新做了安排。

她現在在住院部,主要負責一些查房,跟進患者病情等相關的工作,當然也會有日常的問診。

但是,已經不需要跟著去手術室學習了。

總而言之,整體的工作已經輕鬆了很多。

但是,受那些人的影響,她一整個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做事情也冇有之前專注。

“南醫生,5號床的病人怎麼樣了?”

“南醫生,快一點,8號床的病人找。”

“南醫生……”

“南醫生……”

一整個下午,好像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叫她。

南溪也忙得是前胸貼後背,剛剛跑完這裡,又要跑那裡。

佟嫿看著,很是心疼。

“溪溪……”她端了杯水過去,同時接過南溪手中的東西:“你先休息下,我來看。”

“不好意思啊嫿嫿,給你添麻煩了。”

“我兩誰跟誰啊,你要再這麼客氣,我可就不幫你了。”

一個小時後,佟嫿故意掐著腰喘氣:“哎呦,累死我了,我跟你說溪溪,你男朋友可還欠我兩頓飯,兩頓我也不稀罕了,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讓他請我吃吧。”

“啊……?今天讓他請你吃嗎?”南溪瞬間充滿意外。

“對啊,他該不會這麼小氣,連一頓飯都捨不得請我吃吧。”佟嫿故意不滿的嘟嘴道。

南溪立馬解釋:“不不……不是這個意思,就是他工作一直很忙,我還冇來得及跟他說。”

“沒關係啊,那你現在跟他說,我又不著急。”

“那好,還有一會兒下班,等下班了我打過去。”

“嗯啦!”佟嫿笑著點頭。

到了五點,南溪看著手機,忽然有些犯難。

其實,她一直冇有正兒八經的跟大家說所謂“男朋友”的事。

事實上,他們也是這兩天才真的心意相通,決定在一起的。

至於以前的,隻是因為陸見深來接她,以及給她送東西,讓很多同事誤會了。

她們說的對,他每次都是讓林霄在門口接她,從來冇有上來過,也冇有露過麵。

那她現在貿然開口讓他請她同事吃飯,他會答應嗎?

電話撥過去的那一刻,南溪心口還有點擔心。

擔心他會拒絕。

所以,心口一直忐忑著。

“見深,你到了嗎?”

“嗯,我就在醫院外麵等你,還是林霄開的車。”

“好,我一會就出來,不過我想和你說件事,就是我同事佟嫿,我和你說過的,她最近一直在幫我忙,我想和你一起請她吃頓飯,好嗎?”

問完,南溪格外緊張。

幾乎是屏吸等待著陸見深的回答。

然而,很快,那邊就傳來了他的聲音。

“好,今天晚上嗎?我馬上讓人安排。”

“真的嗎?見深,謝謝你。”南溪很意外。

“傻瓜,幫了你的忙就是幫我的忙,我請頓飯是應該的,而且我記得我好像答應過要請她吃飯,這些天一忙倒是忘了,今天正好是個機會。”

“好,那我一會兒和她一起來。”

“不行。”陸見深直接霸道的否定了:“你和我一起去,我會專門派人去接她。”

“啊?這樣不好吧!”

“南溪小姐,你可以放心的交給我,我保證安排的讓你同事滿意,可以嗎?”

南溪這才點頭:“那好,那我過會兒出來。”

“嗯,我等你。”

掛了電話,南溪走向佟嫿:“嫿嫿,晚上我們一起去吃飯,我男朋友說派了專車來接你,一會兒我把車牌號告訴你。”

“好。”佟嫿大方的應著。

“那我就先過去了。”

“去吧去吧,知道你們現在正恩愛著,如膠似漆,放心,我一會兒就到。”

“好,我們在餐廳等你。”

因為辦妥了這件事,所以南溪從醫院大門往外走的時候,心情輕鬆了不少。

但想到那些話,她的心還是很沉重。

加上中午冇有吃好飯,麵色依然有些發白。

她剛上車,陸見深就發現了。

放下電腦,他一把將她拉到自己懷裡:“發生什麼了?臉色這麼這麼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