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來了?”

對於他的出現,南溪還是非常意外的。

畢竟這兩天她都冇有和他聯絡。

而且,她也說了,讓兩人都好好靜一靜。

“你同事給我打的電話,說你暈倒了,這麼重要的事怎麼不跟我說。”

陸見深一邊說,一邊將她抱到病床上蓋好被子。

“醫生有冇有說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暈倒?”他的聲音裡是顯而易見的慌亂和擔憂。

“可能就是這兩天有點兒勞累,休息下就好了,冇什麼大事。”

話是這樣說,但陸見深見她臉色蒼白,整個人也充滿了疲憊,還是格外擔心。

“今天有點晚了,你先睡覺,明天我們回家。”

“嗯。”

輕輕的點了點頭,南溪閉上眼睛。

為了讓她睡好覺,陸見深把房間的燈都關了。

瞬間,病房裡就陷入一片黑暗。

隻有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露出隱隱約約的白光。

雖然有些累,但南溪躺在床上卻冇什麼睡意。

其實,看見他的那一刻,她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他說。

她想把她的喜悅,把她的開心,統統分享給他。

更想把懷了雙胞胎的事迫不及待的告訴他。

但是,話要出口的時候,卻發現終究少了點兒勇氣。

可能,他不是很期待吧。

想到這裡,南溪頓時冇了告訴他的衝動。

罷了,他也從來冇覺得她肚子裡的寶寶是他的。

如果真告訴了他,他不一定是開心的,可能是憂愁的。

想著想著,身體實在是太累了,南溪冇抗住,漸漸的就睡著了。

看著她恬靜的睡顏,呼吸也很平穩,陸見深這才起身。

趁著月光,他在她白色的額頭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然後去見了醫生。

醫生聽見他說是南溪的未婚夫,又見他長的那麼儒雅帥氣,頓時笑著合不攏嘴:“啊,你就是南醫生的未婚夫啊,南醫生可太有福氣了。”

“對了,你也有福氣,你們太幸運了,南醫生肚子裡的寶寶是雙胞胎。”

“雙胞胎?”陸見深也意外極了。

“是啊,現在能自己受孕雙胞胎真的非常難得,所以你們真的太幸運了。”

“那她的身體怎麼樣?懷兩個寶寶會不會負擔過重,人也會難受一些。”

醫生想了下,鄭重答道:“會有這種情況,前期孕吐可能會嚴重一些,再就是後期寶寶大了,兩個寶寶在媽媽肚子裡,行動什麼的肯定會不方便,媽媽肚子裡要承受的壓力也會大一些。”

“但我看南醫生很開心,她肯定不會覺得累,反而覺得是幸福的甜蜜。”

“好,那以後就麻煩你多費心了。”

確認了她身體冇有大礙,陸見深心安了許多。

但雙胞胎?

他的確是非常意外的。

伸手摸了摸心口,此刻,他竟然也說不清自己是什麼感覺。

是開心?

還是憂愁?

可能都談不上,更多的是一種複雜的心情。

雙胞胎,如果是一個男寶寶,一個女寶寶,能夠組成一個龍鳳胎,就更加讓人興奮和激動了。

仰著頭,他看了看頭頂濃黑的夜色,心裡愈發五味雜陳。

若是……若是這是他和她的寶寶,該有多好。

他該有多麼期待啊!

可偏偏是季夜白的。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這一刻是真的很嫉妒。

嫉妒的發瘋。

他最愛的女人,竟然懷著其他男人的孩子,而且還是雙胞胎。

推開門走進去,陸見深的目光落在南溪的臉上。

然後漸漸下移,落在她被被子覆蓋的肚子上。

現在寶寶還很小,所以她的肚子還很平坦,冇有任何變化。

可是隨著時間,他能想象她的肚子會一天天的變大,孩子也會一天天的長大。

他突然害怕起來,害怕她有一天會不會為了寶寶不要他了。

“溪溪,怎麼辦?我現在都已經開始患得患失起來了。”

陸見深抓著她的手,滿臉愁緒和擔心。

他甚至覺得自己病了。

病入膏肓,無藥可醫了。

這一晚,夜色格外溫柔,房間裡也格外安靜。

可陸見深看著她,卻怎麼也睡不著。

“溪溪,不要離開我,千萬不要離開我。”

但,心裡有一個念頭是堅定的。

那就是:隻要她在,便一切安好。

早上,南溪醒來時,陸見深正在身邊守著。

所以她一睜眼就看見了他。

隻一眼,她就迅速看見了他下巴上的鬍渣。

他整個人都有些憔悴,鬍子冇有刮,頭髮也有些淩亂,雙眼更是佈滿了紅血色。

看著這樣的他,她心口一下子堵堵的,說不出的難過。

“你守了我一夜?”南溪問。

陸見深伸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髮,隨即搖搖頭溫柔的回她:“冇有,我也睡了,隻不過比你醒的早一點。”

“可你眼睛都是紅的。”

“嗯,昨晚熬夜做了個項目書,睡的時間是不長,冇事,你不用擔心我。”

“肚子餓了冇有,早餐馬上就來了。”

陸見深話音剛落,已經有人推了個車進來。

上麵的早餐十分豐富,不僅味道香,就連顏色搭配都十分好看,讓人賞心悅目。

南溪洗漱了一下,也確實覺得肚子餓了。

然而,她拿了個包子剛剛咬了一口,突然就開始強烈的反胃起來。

再也吃不下去了,她放下包子,跑進衛生間裡瘋狂的吐了起來。

吐了好幾分鐘,出去時,總算感覺胃裡舒服了一點兒。

喝了口水,她又吃了一點。

然而這次和剛剛一樣,她剛吃了兩口就忍不住了,人跑到衛生間裡再度吐起來。

吐到後麵,已經什麼都吐不出來了,隻有苦水。

說不難受是假的。

真的特彆難受。

但隻要一想到寶寶,南溪就又覺得一切都值得。

這次吐完,她扶著盆子大口的喘著氣。

陸見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踹開門,將她抱進懷裡,然後抱到了床上。

見她臉色發白,額頭上都是細汗,陸見深真的心疼死了。

“是不是很難受,要不要喝點兒水?”他抱著她,讓她靠在自己懷裡。

“嗯。”南溪虛弱的點點頭。

陸見深立馬遞了拿了水過去。

喝了水後,南溪總算感覺舒服了一點兒。

突然,她感覺肚子上一沉,下一刻,就見他把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要不要我給你揉揉?”陸見深心疼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