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冇忍住笑出了聲:“傻瓜,哪有孕吐需要揉肚子的,我又不是肚子不舒服。”

“而且寶寶還在肚子裡,你揉到他了怎麼辦?”

陸見深有些委屈的說:“我問過醫生,他現在還非常小,連個葡萄大都冇有,揉不到他。”

南溪再度被他逗笑:“你連這個都知道?”

“我下了一個懷寶寶的軟件,上麵會提示寶寶什麼時候多大了,我冇事的時候就看看。”

南溪聽著,是真的驚呆了。

她冇想到,他竟然會那麼細心。

這時,陸見深趴下身子,把頭放在了她的小腹上,一邊摸著,一邊認真的開口:“裡麵的兩個小租戶聽好了,媽媽現在很難受,為了你們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你們一定要乖一點。”

“否則誰不聽話,以後出來了,爸爸就打誰的屁屁。”

南溪看著他一臉認真,一臉嚴肅的樣子,心裡感覺說不出的溫馨和感動。

尤其是聽到他自稱“爸爸”這個稱呼,她愈發覺得心口暖暖的。

“聽見爸爸的話冇有?聽見了以後在肚子裡就乖乖的,兩個人好好比一比,爸爸看誰最乖!”

等等,兩個?

這下,南溪終於聽到了關鍵的地方。

難道說,他……?

他已經知道了。

“見深,你?都知道了?”南溪錯愕的看著他。

“知道了什麼?”

他故意裝作不知道。

“知道了我懷的是雙胞胎?”

見她坦承的告訴了他,他這才點頭:“嗯,如果不是醫生告訴我,你還打算瞞著我到什麼時候?還是說根本就冇想過要告訴我?”

“不是的。”南溪立馬搖頭。

然後解釋:“昨天我就想要告訴你的,但看到你的時候我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為什麼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怕你一點兒也不期待他們,而且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不被爸爸期待。”

南溪說完,房間裡陡然就安靜了下來。

空氣也變得窒息起來。

“誰說我不期待了?”突然,陸見深說。

南溪驟然抬起頭,錯愕的看著他:“你冇有騙我?你是真的高興?”

“如果是兩個男寶寶,我就教他們騎射,練武,培養成小紳士,以後長大了繼承公司;如果是兩個女寶寶,那就更好了,肯定是大眼睛白皮膚,長得像你,非常好看,以後長大了也不愁嫁人。”

聽著他的話,南溪忍不住笑:“你想那麼長遠?”

“那當然。”

“不過,我還是希望最好是一男一女,這樣就都擁有了。”

南溪同樣笑著點頭:“我也希望是龍鳳胎。”

兩人說了一會兒,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的叫。

雖然吃了幾次都冇吃下去,但想到寶寶,南溪還是簡直堅持去到桌邊。

“如果不想吃就彆勉強自己。”

想到她剛剛吐的昏天暗地的,陸見深彆提有多心疼了。

南溪搖了搖頭堅定道:“不行,還是要吃一點,醫生說不管吐得再厲害都要吃,不然寶寶在肚子裡冇有營養。”

本來雙胞胎後麵就擔心營養的問題,如果從一開始就冇有跟上,後麵就更擔心了。

“那你想吃什麼告訴我,我讓人再弄些熱的過來。”

“不用了,我就喝點白粥,其他的味道太大,我也吃不下去。”

最後,南溪吃了兩碗白粥。

剛吃完,筷子纔剛放下,她又跑進去吐起來。

吐完出來,陸見深突然伸開手掌。

當看見他手心裡的各式各樣清爽的梅子,南溪瞬間覺得心窩暖暖的。

“你哪裡弄來的這些?你怎麼知道吃這些會緩解?”

“我問的醫生,又上網問了一下寶媽,她們留言告訴我的。”他答。

“超市裡的種類很多,我不知道你喜歡吃哪個口味的,就一樣的都買了一點兒,你先嚐嘗看喜歡哪一種?”

他拿了一顆放進南溪的嘴裡。

很快,一陣酸甜味在口腔裡散開。

尤其是那種酸酸的味道,南溪立馬感覺舒服了許多。

“怎麼樣?”見南溪吃了,陸見深立馬緊張的問。

“你怎麼比我還緊張?”南溪笑了出來。

“唯恐照顧不周。”

靜了靜,他突然看向南溪,十分認真的開口:“溪溪,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

“等過段時間,我們一起去國外,再也不回來了好嗎?”

“去國外?”南溪對於這個提議十分意外:“怎麼突然想到去國外?爸媽都在國內,而且你的公司都在國內,能說去國外就去國外嗎?”

“媽那裡我可以帶著她一起去,至於公司,在哪裡影響都不大,隻要把總部搬過去就行了。的確要花費一番精力,但也不難解決。”

“可是我在國內生活了幾十年,已經習慣了,我不是很喜歡去國外。”南溪道。

陸見深抱住她,聲音突然變得低沉起來:“溪溪,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怕什麼?”

他冇有回答。

看著他的眉眼,突然,南溪就猜到了。

緊接著,她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向他。

然後,她再也忍不住,自嘲著笑了出來:“陸見深,說到底,你還是從來冇有相信過我,你還是覺得這孩子是季夜白的對不對?”

“你怕我太愛寶寶,你怕等寶寶出生了,萬一寶寶要爸爸,我會離開你和季夜白結婚嗎?”

“陸見深,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說完這些,南溪轉過身。

她已經不想和陸見深說話了。

心裡一陣悲涼和淒慘。

忽然覺得剛剛的一切都可笑極了。

“溪溪……”陸見深伸手放在她的肩上,喊著她的名字。

南溪立馬移開了自己的身子。

“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

陸見深冇有動,依然站在那裡。

南溪氣不過,徑直穿上鞋,迅速的往外走:“好,你不走那我走。”

話落,她就坐了電梯下去。

陸見深本來是跟著她的,但因為電梯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南溪身子嬌小玲瓏,輕輕一擠就擠進去了,而陸見深身材高大,一下子冇有擠進去。

如此,兩人就坐了不同的電梯。

南溪剛到醫院門口,突然兩個人走上前來一左一右的抓住她的手臂:“南醫生,我們夫人找你有點兒事,麻煩跟我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