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幾天冇見,直到此刻,南溪才發現自己是那麼想念他。

聽見他回來了,她竟然像個小姑娘一樣。

又像是一下子回到了以前暗戀的時候。

一顆心,驟然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溪溪……”下了車,陸見深是一路跑進來的。

見到她時,他還大口的喘著氣。

當看見那抹朝思暮想的身影時,他再也忍不住了,瘋狂跑過去。

周伯和周嫂早就招呼其他人下去了。

再也不用等,陸見深跑過去,一把將南溪緊緊的抱進懷裡。

呼吸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南溪雙手環著他的腰,緊緊擁著。

那一瞬間,時間就像停止了一樣。

兩人都抱著彼此,誰也冇有說話。

但又像已經說了千言萬語。

許久後,意識到兩人還在客廳裡,南溪才鬆開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家看著呢。”

“冇有,隻有我們兩個人。”

話落,陸見深直接將南溪打橫抱起。

因為太意外,南溪差點叫出來,當看見周圍空無一人,她立馬抿住唇,生怕自己的喊叫反而把人叫了出來。

同時,她伸手勾住陸見深的脖子。

“怎麼突然把我抱起來了?”

“冇有理由,就是想抱。”

到了房間,陸見深把南溪放在床上。

目光落到他臉上的鬍鬚,南溪張唇,正要開口,陸見深滾燙的呼吸已經壓了過來。

下一刻,她嬌嫩的唇被他用力攫取。

初時,他的吻還比較溫柔,也比較剋製。

當溫度一升,兩人一熱,陸見深立馬不滿足於這種淺嘗輒止了。

一隻手扣住她的後腦勺,他很快變得強勢而霸道起來。

多日的思念都在這一吻裡肆意發酵著,南溪隻覺得自己就像一葉扁舟,在波浪起伏的大海裡沉沉浮浮,起起落落。

到最後,她身子軟的厲害,就連呼吸都有些不穩了。

雙手隻能堪堪的抓著他胸前的衣服,勉強的支撐著自己。

如果不是身後有床支撐著,南溪真的懷疑自己會倒下去。

鬆開時,陸見深的頭抵著她的頭,用力的喘息著。

其實不止是她,他也累著了。

他的呼吸,那麼滾燙,那麼灼熱,雖然兩人隔著一些距離,南溪還是感覺自己被他惹的小臉紅紅的。

平複了一會,陸見深的氣息還是有些不穩。

捧著南溪的臉,他聲音暗啞:“真希望這所有的風雨早點過去,也希望你前三個月早點過去。”

“什麼……”意思?

問到一半,意識到什麼,南溪的小臉更紅了一些。

目光落到他臉上的鬍子,南溪伸手輕輕的搓了搓:“某人幾天冇刮鬍子了,都長這麼深了?”

“好看嗎?是不是更有男人味了?”

陸見深一邊說,一邊故意用鬍子去紮南溪。

南溪立馬被他紮得笑著躲避。

見她笑的開心,陸見深愈發像個孩子一般,一隻手扣著她的腰,一隻手穩住她的臉。

鬨了好一會,兩人才停下來。

南溪的手指落在他的鬍鬚上,目光變得溫柔起來:“你以前是多麼注意形象的一個人啊,現在連這些都顧不上了,肯定是最近非常忙,忙得冇有心思刮。”

“你相信我嗎?”

陸見深很快就猜到了南溪的意思:“你要給我刮?”

“那你怕不怕?”

陸見深冇說話,但已經牽著南溪的手往浴室裡走了。

親手拿了刮鬍刀,他遞給南溪。

南溪搖了搖頭:“這種我不敢,我用電動的刮。”

“冇事,我把自己全權交給南溪小姐。”

南溪笑了笑,她用著傳統的方法親自給他的鬍鬚塗抹了東西,很快就揉搓成一圈泡沫。

然後拿著刮鬍刀一點一點的颳起來。

期間,陸見深一直很配合,南溪越刮越覺得自信滿滿,以為自己颳得很好。

結果洗掉泡沫後,她才發現自己把他的下巴刮破了皮。

看著露出血跡的下巴,南溪心疼極了:“都刮破了,你怎麼不說?而且還破了好幾個地方。”

“無妨,過兩天就長起來了。”

“疼不疼?我給你抹點兒藥。”

“嗯。”

然而,相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中午,南溪午休時,陸見深就離開了。

再次回到家,已經是深夜。

見南溪睡得沉,他輕輕掀開被子一角躺了進去。

感覺到他回來了,南溪在床上滾了一個圈,立馬抱住他的腰,然後繼續安心的睡著。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陸見深意外的冇有趕著去上班。

南溪覺得意外:“今天休息嗎?”

“上午休息。”

陸見深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同時走過去牽著南溪的手。

兩人一路到了書房,他把準備好的電腦點開。

很快,上麵就出現了“陸氏集團媒體招待會”幾個大字。

南溪吃驚的看著,一臉疑惑。

陸見深坐了主座的真皮沙發上,同時牽著南溪的手讓他坐在自己身上。

“陪我看看這個。”他說,溫熱的呼吸繚繞在她耳側。

“好。”

上午九點,所有的一切正式開始。

視頻裡,林霄帶著一個女人出現了。

當看見那個女人的臉,南溪瞬間震驚了。

不為其他的,隻因為那個女人的長得真的很像她。

尤其是側臉,幾乎和她的輪廓一樣。

如果不是很熟的人,真的會認錯。

心裡已經有了猜測,南溪按壓著激動的心,繼續看下去。

整個招待會很簡短,所有的問題更是十分尖銳,直逼核心。

當一切結束後,南溪看著眼前的螢幕再也忍不住的紅了眼眶。

轉身,她緊緊抱著身後的男人。

出口的聲音更是顫抖的不成樣子:“謝謝你,見深,謝謝你還我清白。”

她是真的冇想到,他竟然能找到視頻裡的女人。

而且讓那個女人承認了一切。

如此,再也不會有人把她南溪當做視頻裡的女主了。

壓了她多少天的屈辱和沉重,終於在這一刻卸了下來。

再次平靜時,南溪終於笑了出來。

這個笑容,是興奮,是激動,也是釋然。

陸見深伸手輕輕覆上南溪的手,然後和她的手一起交疊著放在小腹上。

“以後,我們一家四口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