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相信也冇辦法,我說的這些都是事實。”

南溪依然搖著頭:“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的。”

“方清蓮,掛斷,馬上掛斷,我不想再聽了。”南溪猛然提高了聲音,崩潰大喊。

雖然知道見深都是為了救她,為了她和寶寶纔不得不說這些話。

可她的心,還是疼了。

而方清蓮,越是看到南溪痛苦,她的心就越興奮。

如此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她又怎麼會放棄呢?

“南溪,痛苦嗎?痛苦就對了。”

“我說過,我所經曆的痛苦,也要讓你親自品嚐一遍。”

視頻那邊,陸見深雙拳緊握。

看著南溪,他心疼的不行。

可麵上,卻隻能拚命的忍著,分毫都不敢表現出來。

心裡,憤怒的情緒更是猶如驚濤駭浪,瘋狂的翻滾著。

他的溪溪疼,他也疼。

可是,方清蓮這個女人已經喪心病狂,失去理智,他現在隻能儘可能的順著她。

否則,他不敢想象,萬一她發怒,會做出什麼事來?

他心裡太清楚了,若是寶寶有事,溪溪絕對不會獨留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他必須以退為進。

隻有答應她的條件,讓她放鬆警惕,他才能暗度陳倉,有更多的時間找到溪溪。

“溪溪,對不起,傷害了你。”

“等一切結束,我會親自向你解釋,到時,你想打我,罵我,想怎麼對我都可以。”

“現在,我隻要你和寶寶平安。”

千言萬語,陸見深都隻能藏在心裡,拚命的壓抑著。

而且,為了讓方清蓮確信,他必須說出更狠的話來:“南溪,彆天真了,你以為我真的愛你嗎?”

“兩年的婚姻,兩年的朝夕相處,都冇能愛上你,我又怎麼可能會在離婚時愛上你呢?你以為我喜歡你嗎?錯了,隻是因為你那裡還有爺爺留下的股份,我想要回這些股份罷了。”

“不然,我為什麼不和你結婚,為什麼不和你領證?”

聽到這些話,吧嗒一聲,南溪心裡的防線碎了。

之前,無論他說了多麼殘忍的話。

說他和方清蓮有了關係也好;

說她和季夜白有了關係也好;

甚至他不相信寶寶是他的,她都告訴自己,他是在撒謊,他隻是為了救她。

可現在。

當剛剛那些話湧入耳中,她明顯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是啊!

愛?

若是愛一個人,肯定會心心念念著想要娶回家,又怎麼會讓她擔驚受怕,讓她成為眾矢之的呢?

的確,他從來冇有提過領證和結婚的事。

原來,不是他忽略了,也不是他忙忘了,而是他自始至終都冇想過再娶她而已。

“嗬嗬……”苦澀的笑了兩聲。

南溪再度看向陸見深時,那雙眼睛驟然變得異常冷靜。

“謝謝你,讓我清醒了,你說的很對,真正愛一個女人,肯定是想娶回家,成為自己一個人的獨屬。”

“或許,我從一開始就錯了,我根本就不該愛上你。大家說的對,女追男,女生暗戀男生,都是冇有好結果的。”

“現在,我信了。”

說完,南溪已經不想再看他一眼,痛苦的閉上雙眼。

隻是眼淚,忽然像斷線的珠子一樣瘋狂往下滴。

這一刻,是是非非,對對錯錯,都顯得不再重要。

她隻有一個願望:希望兩個寶寶能活下來,健康快樂的成長。

這時,視頻掛斷。

而就在視頻掛斷的那一刻,陸見深突然感覺心口血氣翻滾。

噗的一聲,他的胸口吐出一大片血。

緊接著,是第二口。

瞬間,整個書桌上全都被鮮血濺出的血滴,染紅了。

場麵,觸目驚心的紅。

林霄推門進來時,見到的就是這幅場景。

頓時嚇了一跳,他立馬跑上前去:“陸總,您怎麼樣?”

伸手抽了一張紙,陸見深擦了擦嘴唇,緩緩開口:“無礙,查的怎麼樣了?這麼晚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結果了?”

“是有一些眉目了,可是陸總,你剛剛的情況太糟糕了,需要立馬去醫院看看。”

陸見深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冇什麼。”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隻有三天,這三天裡,我們必須找到溪溪。”

“三天?”林霄不解的看著陸見深。

“方清蓮的條件是,三天後,我和她結婚。”

“什麼?”林霄睜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女人是瘋了嗎?”

“不僅是瘋,而且已經入魔了。”陸見深說。

“陸總,那不正好,三天後,隻要方清蓮一現身婚禮,我們立馬捉了她,逼她交出少夫人。”

陸見深搖了搖頭:“冇用的,她要求的婚禮是各大媒體出席,而且全網直播,我們根本冇有拿下她的機會。”

“而且,就算拿下了,也冇用。”

“為什麼?”林霄著急的問。

“從她綁架溪溪的那一刻開始,就是存了必死的決心,她根本不怕死,她要的隻是讓我們後悔和痛苦,所以,她寧死也不會說出溪溪的下落,除非我們自己找到。”

陸見深的話,解開了林霄心裡很多的疑惑。

把手中的東西遞上去,他開口彙報道:“這些天,我們查到方清蓮的很多事。”

“說。”

看著手裡厚厚的一匝東西,林霄簡直有種震顫的感覺。

這裡麵,幾乎全都是方清蓮做的那些惡事。

每一樁,每一件,都讓人髮指。

這還是已經都查出來的,至於那些冇查出來的,更是罄竹難書。

“當初,少夫人出車禍,方清蓮根本就冇有被綁架,一切都是她自導自演,她全都是故意的,所以才讓少夫人失去了寶寶。”

“還有您在國外那一次,我們查到,是她把你的行蹤泄露給了龐海,引來龐海的報複,至於她為了救你犧牲自己更是無稽之談,在那之前,她早就和龐海在一起了。”

“還有,少夫人和季夜白的那件事,除了夏柔,方清蓮也是幕後主使之一,正是她攛掇的夏柔。”

林霄每說一件,陸見深的臉就陰沉一分。

最後,他的雙手捏成拳,咯吱作響。

渾身的氣息更是沉鬱的嚇人,那種陰鷙,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一樣。

“方清蓮,我註定是留你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