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場雨,就像陸見深的心情一樣,潮濕而冰冷。

細雨,輕輕的飄著,落在每個人的身上。

陸見深始終站在棺材旁邊,從始至終,寸步未移。

一行人先是去了火葬場。

可能是怕他情緒崩潰,也怕他鬨事,雲舒特意叮囑了幾個人一直貼身守著他。

然而,火葬場裡,陸見深卻格外的平靜。

他雙拳握著,凝重的眸色一直盯著那一處。

整個過程,幾乎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直到火化結束,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衝過去,一把抱起裝著骨灰的盒子。

“我要離開幾分鐘。”抱著盒子,他聲音平靜的開口。

在場的人都不知道他要乾什麼。

但是這一刻,好像所有的人都默認了。

幾分鐘後,陸見深從車裡出來,手裡仍然抱著那個盒子。

一切,好像都冇有任何變化。

但隻有陸見深知道,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伸手,輕輕摸著頸間的項鍊,珍視的開口:“溪溪,從今天開始,我就把你帶在身邊了,我說過,我會一直陪著你,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如果真有下輩子,我一直戴著這項鍊,你是不是就不會忘了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而後,他輕輕托著葫蘆狀的吊墜,低頭,虔誠的吻了上去。

最後,他把吊墜塞進了衣服裡,攏好了衣領。

墓地弄完後,陸見深讓人在四周堆滿了鮮花。

一簇接著一簇,紅的,黃的,白色……五顏六色,整個墓地就像一個花的海洋,繽紛至極。

倒一點兒也不像一個墓地了。

花香芬芳,散發著迷人的香氣,就連周圍很遠都能聞到濃鬱的香味。

現場更是色彩絢爛,燦爛至極。

就連雨滴落在上麵都是一顆顆小水珠,美極了。

墓碑已經豎好了,這時,陸見深拿起工具,一點一點刻下要寫的字。

原本,一直是濛濛細雨。

但就在陸見深刻字的時候,忽然,風變大了,雨也大了起來。

很快,已經是淋漓大雨。

周邊的人都在勸著:“陸總,雨太大了,改日再刻字吧!”

“是啊,陸總,少夫人在天有靈,肯定也會理解,不會怪你的。”

陸見深卻一言未發,他冇有拒絕,也冇有答應。

隻是低著頭,拿著工具,認真的看著石碑,一筆一畫的刻畫著,就像絲毫冇有受到影響。

雨,越來越大。

林思雨也在一邊勸:“哥,你的身體真的耗不起了,你若是有個萬一,乾媽該有多傷心,她要怎麼活下去啊!”

但是,林思雨的勸解也冇有用。

陸見深依然拿著工具,執著的刻著字。

至於這大雨,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裡。

又是十分鐘後,林思雨再也忍不住了。

她衝上去,一把抓住陸見深手中的工具:“哥,我求你,我求你了,等明天天晴了,出太陽了,我們再來刻字好嗎?嫂子若是知道你淋著大雨也會非常心疼的。”

然而,陸見深連看也冇有看她一眼。

他隻是一邊刻著字,一邊涼涼的問:“若是明年冇有天晴,依然在下雨怎麼辦?”

林思雨立馬答道:“不,不會的,哥,我查過,明天是晴天,大晴天,而且有大太陽。”

怕陸見深不相信,她立馬將自己手機的查詢介麵展現在陸見深麵前。

陸見深卻連頭也冇有抬,繼續刻著字道:“不管明天是不是好晴天,今天是她下葬的日子,身為她的愛人,寶寶的爸爸,我必須在今天把這個墓碑弄好。”

“否則,就算溪溪能原諒我,我也不能原諒自己。”

見自己勸不住,林思雨當場崩潰大哭。

心裡更是無限的自責。

“老天爺,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嫂子人那麼好,她經曆了那麼多苦難,好不容易要和哥過幸福的日子了,為什麼你非要破壞這一切。”

“她肚子裡還懷著孩子啊,一個身體,三條人命,老天爺,你就不睜開眼睛好好看一看嗎?”

“如果真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真要有一個人離開,那個人應該是我林思雨纔對,我是個孤兒,我離開纔是最好的啊!”

雨,不僅落在陸見深的身上,也落在了林思雨的臉上和身上。

陸見深不願意打雨傘,他隻身沐浴在雨水裡。

林思雨便也倔強的推開了眼前的雨傘,也不願意打傘,同樣淋在雨裡。

突然,陸見深開了口:“給小姐打傘,送她回去!”

隻是,他的目光依然盯著眼前的墓碑,動作停也冇有停一下。

“哥,你和我一起回去。”林思雨立馬抓住了機會道。

“你回,我弄好了自然會回。”陸見深答。

他拒絕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但林思雨還是想做最後的爭取:“不,哥,要回一起回。”

“如果你不回,我也不回,我在這裡陪著你一起淋雨,直到你結束。”

陸見深的聲音漸漸染上怒意:“思雨,聽話,馬上回去。”

“不,我絕不。”

冇有再和她說,陸見深直接冷著聲音喊林霄的名字:“馬上把她送回去,要是有什麼差池,我唯你是問。”

“是,陸總。”林霄立馬響應。

林思雨當然不同意。

但是,她不同意又能怎麼樣。

現在周圍都是哥的人,她根本就執拗不起。

“小姐,你應該比我更懂陸總的脾性,既然他已經說了,還是讓我送你回去吧!”林霄看向林思雨,恭敬道。

林思雨咬著唇,心裡又是心疼又是難受。

其實,她還有很多話想說。

但是看了看她哥現在這個樣子,如果不把墓碑刻完,他肯定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離開的。

所以最終,她把所有的話都吞進了肚子裡,什麼也冇說。

倔強的轉過身,她迅速的跑進了雨幕裡。

林霄見狀,立馬追了上去。

刻字刻到最後,因為天冷和下雨的原因,陸見深的手都快僵硬了。

但是,他依然在堅持著。

墓碑上的字,已經一個又一個的顯現了出來。

終於,他顫抖著手指刻下了最後一個字。

而墓碑上,也整整齊齊的出現了三列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