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懷抱,是那麼溫柔,那麼用力。

身上沾染的更是滿滿屬於他的味道。

南溪一顆心瞬間被溫柔緊密的包裹著,這一刻,她忽然什麼也不想去想,隻想好好享受這份甜蜜和想念。

哪怕隻有片刻,哪怕很快就會消失。

哪怕很快,兩人就要迴歸現實,他會屬於另一個女人。

但至少現在,她想讓自己儘情的沉迷一次。

時間靜默。

客廳裡變得很安靜。

靜靜的相擁裡,兩人都用力的抱著彼此,貪戀的呼吸著屬於對方的味道。

想念入骨,念入心扉。

此刻,用所有的詞語來形容“想念”都顯得太過蒼白。

唯有擁抱,幾乎嵌入身體和骨血的擁抱可以訴說。

指尖遊走,陸見深的手指輕撫著南溪的臉龐,那雙黑眸,更是藏滿了想念和愛意。

“溪溪,你真殘忍!五年啊,整整五年,知道我有多難過嗎?我一直以為你已經走了,寶寶也和你一起走了,我幾乎已經冇有活下去的勇氣了,我每天做夢都是你和寶寶。”

“可你明明活得好好的,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讓我一個人難過和崩潰?你還在怪我,對嗎?怪我冇有在你生寶寶的時候陪著你,是嗎?”

南溪用力的搖著頭。

淚水,早已浸濕了她的臉頰。

“不,見深,冇有,我冇有怪你。”

她承認,最初的最初,她躺在急救車裡,躺在手術檯時,尤其是聽到寶寶有窒息的風險,她是真的責怪過他。

怪他為什麼不能陪著她?保護她?

可是,當她從羨南口中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就一點兒責怪也冇有了。

“溪溪說謊,既然不怪我,為什麼要瞞著我你的訊息?”

陸見深的指尖流連在她的臉頰,一遍遍,癡迷般的撫摸著。

他的目光,就像一潭深井,深邃的望著南溪。

恨不得將她所有的目光,她的心魂都吸到心裡去。

好像這樣,他才能真的把她留在身邊。

“五年了,你都冇有給我一個音訊,透露給我一個訊息,溪溪,你當真狠心,知道嗎?見到你的這一刻,我是矛盾的。”陸見深看著南溪,痛苦的開口。

“矛盾什麼?”

“矛盾我對你的感情是又愛又恨,甚至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該愛多一點,還是恨多一點,和思穆坐飛機來找你的路上,我的心一直很忐忑。”

“五年,你讓我瘋狂的想了五年,唸了五年,卻也讓我撕心裂肺的疼了五年。”

說這話時,陸見深的黑眸裡聚集的是滿滿的痛苦和傷痛。

南溪隻是看著那雙眸子,就心疼極了。

再也忍不住,衝破了心裡所有的思想鬥爭。

她伸手,輕輕撫上陸見深的臉龐:“對不起,見深,你說的很對,不怪你,都怪我,錯的人是我。”

“是我讓你疼了五年,所以,你該恨我的,恨我的離開,恨我的隱瞞,恨我的不告而彆。”

南溪一邊說,淚水一邊往下流。

因為心,是那樣的疼。

五年。

天知道這五年她是怎麼度過的。

因為弟弟生病的原因,這五年,她一直帶著兩個寶寶奔波在各個醫院裡,就是為了尋找合適的心臟供體。

可是,想尋找一個合適的心臟,談何容易。

五年來,她一次又一次的抱有希望,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然後,再一次次的自愈。

一次次的告訴自己,她不能倒下。

若是她倒下了,寶寶們該怎麼辦?

至於他。

“陸見深”這三個字已經成了她心底掩藏的秘密,和不能承受的生命之痛。

隻有夜深人靜,兩個寶寶都睡著了,她崩潰到極致的時候,纔會翻出手機裡的相冊。

對著相冊,對著他的圖片,一遍遍的流淚,一遍遍喊著他的名字。

可是,他早就已婚,有了溫柔美麗的妻子,有了幸福美滿的婚姻。

她的假死,已經讓他傷心欲絕,讓他痛不欲生。

她已經負了他了。

而那時,他終於走出了陰霾,走出了痛苦,收穫了屬於自己的幸福,她又怎麼忍心打擾呢?

她還記得在微博上看見他曬出“結婚證”時,她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浴室裡,嚎啕大哭。

怕寶寶聽見了,被她這個媽媽的哭聲嚇到,她就開著浴室的水,在水聲的掩飾下,瘋狂哭泣。

撕心裂肺,也不過如此。

那一天,她幾乎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兩個眼睛腫的像核桃一樣,還把兩個寶寶嚇到了。

也是那天之後,她下定決心,一定要照顧好寶寶。

也下定決心,要與過往做真正的告彆。

“見深,不打擾,是我最後的溫柔。”

“看見你冇有了我也能過的這麼幸福,我就放心了。你也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和寶寶的。”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重逢,到時,我白髮蒼蒼,你牙齒掉光。總之,你要過得好好的。”

那天,她對著鏡子,一遍又一遍,輕聲的呢喃著。

像是說給他聽,也像是說給自己聽。

如今的重逢,完全是南溪意料之外的。

能見他一麵,她已經非常開心,非常滿足了。

所以,哪怕他恨著,她也甘之如飴。

可陸見深卻如此溫柔的捧著她的臉:“溪溪,來見你之前,我也以為自己會恨,會怨,可是現在,當我見到你,抱著你,聽著你的聲音,我發現自己心裡那僅有的一點兒怨也冇有了。”

“溪溪,我愛你,就算真有千萬的怨,也抵不這滿腔的愛。”

“再也不要把我推開了,好嗎?”

他的目光,是那麼溫柔,似水一般。

他的聲音,是那麼低沉,性感的要命。

南溪承認,她已經瘋狂的沉溺在了裡麵。

她知道,自己不該,也不可以。

可這一刻,她還是想要放縱一下。

就這幾分鐘,讓她做一個自私的人吧!

“好。”

輕啟紅唇,她點頭。

然後,一雙明淨清澈的雙眸輕輕抬起,溫柔似水,脈脈含情的望向陸見深回道。

這一刻,所有的答案,所有的思念,所有的不捨與情深,都在這雙眼眸裡。

再也忍不住,陸見深捧起她的臉,火熱的唇,隱忍而激動地壓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