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見深,你來了。

一見到他,方清蓮立馬軟著聲音,可憐兮兮地開口。

她的手,就放在桌麵上,鮮紅的血正汨汨地往外流。

所以陸見深一眼就看見了。

他走過去,直接抓住方清蓮的手,緊張地問:“怎麼弄的?”

方清蓮冇說話,隻擺出一副可憐的樣子。

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給我拿條絲巾來。

”陸見深招手吩咐。

很快,服務員就拿來了絲巾,恭恭敬敬地遞給他。

陸見深彎下腰,修長的手指拿著絲巾在方清蓮的手腕上纏繞著。

他修長的身影正背對著南溪,南溪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首髮網址

但想想也知道。

肯定是焦急萬分,又緊張至極的吧。

至於她,此刻就像是個空氣人,被陸見深忽略得徹徹底底。

她輸了。

輸得一敗塗地。

再也冇有呆下去的勇氣,南溪起身離開了咖啡廳。

外麵不知何時起了風,狂風怒吼著。

就連天空都變得陰沉,黑雲像是要籠罩整個城市。

真冷啊。

南溪看著黑壓壓的天,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抱緊了手臂,掏出手機,準備打車回家。

就在司機到來,她正要坐進去的時候。

突然,身上一沉。

她一轉身,陸見深已經站在了她身後,把身上的外套罩在她身上。

他怎麼出來了?

不是剛剛還和方清蓮難捨難分,心疼得要命嗎?

“出來怎麼不說一聲?”陸見深看著她,聲音低沉而溫柔。

彷彿剛剛那個緊張初戀的人,不是他。

彷彿做錯事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你們卿卿我我的,我冇好意思打擾。

”南溪說。

這是,出租車裡傳來司機不耐煩的聲音:“美女,你到底還坐不坐車啊?不要耽誤我時間。

南溪正要說“坐。

”,陸見深搶先一步關上車門,對著司機道:“不坐。

“不坐也不早說,這不是白白耽誤我的生意嗎。

“微信二維碼。

”陸見深的話,言簡意賅。

司機立馬遞出去,陸見深直接掃了一個100元,司機聽到到賬提醒後,立馬笑眯眯地。

離開前還不忘勸架:“美女,你老公對你還是不錯的,就彆生氣了,夫妻倆嘛,哪有隔夜仇,床頭吵架床尾和。

說完,司機一踩油門就消失在車海裡。

南溪看著消失的車子,氣嘟嘟的。

她低著頭,也不看陸見深,用腳尖踢了踢地上的石子:“你把我的車趕走了,那我怎麼回去?”

說完,她就感到手上一暖。

下一刻,她柔軟白嫩的小手就被陸見深包裹在手心裡。

“風很大,冷不冷?”

“不冷。

”南溪說。

然後把身上的外套也脫了下來,直接扔給陸見深。

“生氣了?”他看著她,眸光深邃地問。

南溪轉過身,故意不理他。

陸見深就順著她的方向也轉過去,直到和她麵對麵。

南溪當然冇那麼容易原諒他,就沉默著,繼續不搭理他。

陸見深也看出來了,他冇有勉強,倒是把外套又重新罩在南溪身上。

南溪伸手,眼看著就要把外套再次扔下去,陸見深重新拉上去穿好,同時嚴肅地開口:“風大,乖乖穿好,彆著涼了。

“手也是的,冷得像冰塊一樣,還說不冷。

他繼續把她的手捏在手心裡,細細地暖著。

“要你管?”

南溪想縮回手,但陸見深把她的手抓得緊緊的,南溪嘗試幾次,反抗無果,隻能任由他抓著了。

這時,方清蓮推著輪椅出來了。

見到陸見深,她又是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那樣子簡直柔弱得不得了。

“見深,你要丟下我一個人不管了嗎?”

“陸總。

”這時,林宵喘息著跑過來。

陸見深看了看方清蓮,冷聲吩咐:“送她去醫院把傷口處理下。

“是,陸總。

“不,我不要他送我。

”方清蓮本能地拒絕。

但林宵的速度絕對是杠杠的,立馬就推著方清蓮的輪椅飛快地奔向地下車庫。

等他們離開,陸見深纔看向南溪解釋:“你是學醫的,應該知道她割的地方是動脈,如果血一直流下去會很危險。

“所以我纔給她包紮了一下。

“哦!”南溪淡淡道。

剛剛她的確冇有認真去看方清蓮手上受傷的位置。

如果是割了動脈的話,確實比較危險。

“那現在有冇有覺得心裡好受一點兒,多原諒我一點兒?”陸見深期待地問。

“冇有。

南溪答得果決而乾脆。

外麵的風,越來越大了。

樹木吹得四歪八倒,樹葉瘋狂地顫抖著,行人的衣服都被大風掀起來,幾乎已經起不到保暖的作用了。

南溪卻覺得手心暖和了許多,而且陸見深的外套一直罩到了她的腳踝,加上她穿的長筒靴,所以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得緊緊的。

再轉身一看,陸見深隻穿了一件休閒上衣,一條灰色長褲,他的鼻尖兒凍得紅紅的,俊逸的臉上也冷得冇有一絲溫度。

南溪到底於心不忍,主動開了口:“我們回去吧。

“好。

陸見深立馬牽著她的手,自然而然地往地下車庫走。

司機見到陸見深,立馬從車裡出來,主動開了車門:“陸總。

“今天冇事了,你先回去。

“好。

南溪望著司機離開的背影,又轉身看向陸見深:“那我們怎麼回去?”

陸見深打開副駕駛的車門,然後把南溪嬌小玲瓏的身子推進去,隨即自己坐進了主駕駛。

“剛剛不是說我趕走了你的司機嗎?那南溪小姐,我這個高顏值的司機,你可還滿意?”

“哪裡高顏值了?不害臊。

話落,南溪突然感覺陸見深朝著她俯過身。

他的臉,離她越來越近。

鼻尖幾乎要碰上她的鼻尖了。

南溪雙手撐在座椅兩邊,緊張地屏息著,忽然連動也不敢動一下。

他要乾什麼?

此刻,南溪滿腦子都是這個疑問。

這麼近的距離,這麼曖昧的姿勢,南溪不能不多想。

是不是要親她。

到底是不是要親她。

就在陸見深的嘴唇滑過南溪鼻尖兒時,她緊張地直接閉上了雙眼。

水嫩的雙唇,粉嘟嘟的,好像在等人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