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直接又往前挪了一大截。

兩雙腿幾乎已經直接懸掛在窗戶上了。

顧莫寒的心也懸上了,她現在的姿勢很危險。

可能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

所以,他不敢再往前。

突然,他整理了下身上的西裝外套,然後把手中的那束花舉向周曉婧。

同時,他單膝下跪,好聽的嗓音,緩緩發出聲音。

“曉婧,嫁給我好嗎?”

周曉婧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他。

好一會兒,她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簡直是不可置信的問出口。

“莫寒,你……?你說什麼?”

顧莫寒看向她,再次目光堅定的開口:“曉婧,我說,讓你嫁給我,我們按照原計劃,三天後舉行婚禮,好嗎?”

“莫寒,你是不是弄錯了?我……我是周曉婧,我不是南溪。”

“冇有錯,曉婧,我今天穿成這樣就是來向你求婚的,請求你和我按時舉行婚禮。”

周曉婧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莫寒,你真的冇有弄錯嗎?我覺得自己就像在夢裡一樣。”

“可是……”她思緒慌亂的問著:“可是你不是要和我分手,你說自己喜歡的人是她嗎?”

顧莫寒緩緩抬起頭,一雙漆黑的眸子真誠的望向她。

“曉婧,關於愛,我無法欺騙你,我也不想欺騙你,我確實是對她動心了,也想和她相伴一生到老。”

“可是,我認真想過了,人生不能隻有愛情和浪漫,還有責任和擔當。我辜負了你,傷害了你,是我讓你承受了人生巨大的痛苦。”

“所以,我必須承擔起我該承擔的,以後的路,我們一起走下去,關於寶寶的遺憾,我們也一起去彌補,好嗎?”

這下週曉婧直接淚流滿臉。

她捂著唇,激動的看向顧莫寒:“你冇有騙我?你真的願意娶我,和我共度一生嗎?”

“是的,我願意!”

“可……”周曉婧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你是不是看見我坐在窗戶上,以為我要跳樓,以為我要做傻事,你才向我求婚的。”

“莫寒,我不想你騙我。”

顧莫寒從西裝褲裡掏出紅色金絲絨的盒子,然後打開。

“曉婧,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今天原本就是要向你求婚的。”

“這個戒指也是為你準備的,是你手指的尺寸,不信你可以試試。”

這一次,周曉婧確確實實的被打動了。

“真的?”

“千真萬確,把手給我,我牽你下來好嗎?”

“好。”

抓住了她的手,顧莫寒一把將她拉了回來。

這時,周母迅速衝過去,一把抱住了周曉婧。

“嚇死媽媽了,你要是出了點事,你讓媽媽怎麼活啊!”

“媽,對不起,我以後都不會這樣了。”

接下來,周曉婧試了戒指,果然是她手指的尺寸,戴著特彆合適。

“莫寒,你真的決定三天後娶我嗎?”

“嗯,訊息我都已經發出去了。”

這下,周曉婧高興地直接抱住他的脖子。

因為事情太多,時間又緊,所以兩人都忙碌得飛起。

就連兩人的禮服都是結婚那天才送到新郎新娘手裡的,根本冇有時間提前定。

一早,南溪的早餐剛吃到一半,就聽見外麵響起敲鑼打鼓的聲音。

鞭炮聲更是震耳欲聾,一陣接著一陣。

到處都熱鬨極了。

隻有這裡,顯得格外冷靜和寂寥。

外麵很熱鬨,也很吵。

但南溪始終捏著筷子,一如既往的吃著早餐,整個人顯得格外平靜。

陳錚卻坐不住了:“少夫人,您真的不去嗎?”

“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娶那個女人?我看得出來,少爺明明是愛您的,他隻是對那個女人有愧疚纔不得不娶她。”

“我們現在去還有很大的機會。”

南溪依舊吃著早餐,臉上平靜的冇有任何起伏。

她冇有說話。

冇有哭。

也冇有鬨。

因為是在島上辦的婚禮,所以就遵循了這裡的風俗。

結婚一律穿的中式婚服,新郎是紅色的大褂,新娘則鳳冠霞帔,十分隆重。

此刻,顧莫寒正帶著迎親隊去接周曉婧。

房間裡,周曉婧早就打扮好了。

粉嫩的臉龐被大大的蠟燭映照的滿臉紅潤,皮膚更是白裡透紅,就像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嬌嫩而美麗。

她抿著唇,輕輕低笑,臉上儘是嬌媚。

周母則是一臉不捨的看向她:“好閨女,今天你就正式嫁人了,你終於如願以償了,媽媽真為你高興。”

“媽,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不會有這一天的。”

這時,門外響起了媒婆催促的聲音:“戴上蓋頭了,快蓋上蓋頭,新郎馬上就要來接親了。”

周母眼含著熱淚,戀戀不捨地給周曉婧蓋上蓋頭。

另一邊,南溪的小院裡突然響起一道清脆的敲門聲。

“應該是快遞來了,陳錚,你快去。”

“是。”

拿了快遞,陳錚把快遞恭恭敬敬的遞給南溪。

南溪接過後,一言未發,隻是看了一眼就默默轉身上了樓。

陳錚擔心她,就跟著她一起上去了。

進門前,南溪看向他:“放心吧,我很好,我不會做傻事的。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就在外麵等著我,一個小時後我就出來了。”

“好的少夫人,那我在外麵等您。”

放下快遞,南溪開始坐在梳妝桌前。

畫眉,點唇,梳頭,戴髮飾……

每一步,她都做的很用心,很精緻。

最後,當所有的妝容都畫好後,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緩緩一笑。

然後,她拆開快遞,把裡麵的衣服拿出來,上下兩件,整整齊齊的平鋪在床上。

看著床上精緻的大紅嫁衣,南溪唇畔微微帶笑。

她的手指,輕輕拂過那上麵的花朵和鳳凰,這些圖案的每一針都是人工刺繡上去的,耗時巨大。

而這件婚服,就是當初陸見深再婚服館為她定下的那一件。

三天前,給顧莫寒發完資訊後,她就給林霄打了電話,讓他快遞加急,用最快的速度寄過來。

索性時間剛剛好,不早也不晚。

這件婚服真的太美了,每一處都精緻的讓人讚歎連連。

這曾是他的心意,是他愛的證明。

而今天,也將會是她第一次穿上這件婚服。

畢竟是他的婚禮,她怎麼會缺席呢?

她會去。

當然會去。

而且她一定會穿著最美的婚服,帶著最美的妝容,盛裝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