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掏出那張影印的照片,同時點燃打火機。

倏然,火苗上躥,照片瞬間被點燃。

不到幾秒,就全都化為一堆灰燼。

陸見深擦了擦手,鷹隼般的眸冷冷的射過去:“就是清理下這些不該再出現的東西。”

話落,他看向林霄:“弄得怎麼樣了?”

“陸總,他的電腦,手機,以及所有社交平台的賬戶,相應的所有東西,我們全都進行了銷燬,絕對不會留下任何影印件。”

“很好。”

突然,他低頭望向杜國坤:“還有他這身衣服,我不放心,拔了換一套。”

“是。”

很快,杜國坤的衣服都被脫了。

然後被人強行換了一套。

突然,身後驟然傳來一股猛烈的力道,回過神時,他已經被人推到了門麵。

然後,他看著自己屋裡所有的東西,電腦,手機,衣服……統統都堆在一起。

一桶油下去,火苗熊熊的燃燒起來。

幾分鐘,他屋裡的東西都消失殆儘,再無任何痕跡。

杜國坤並未覺得心痛,八百萬已經到手了。

這點東西能值幾個錢?

所以,他並不心疼。

然而,陸見深接下來的話對他幾乎是晴天霹靂的打擊。

“杜國坤,筆記本和照片我都已經拿到了,雖然我痛恨你的隱瞞,但你畢竟提供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你賭博的事,我會讓人給你擺平,他們不會再要你的命。”

“但是那八百萬你也彆想,我已經讓銀行做了攔截,到不了你的賬戶,這張卡裡有三萬塊,足夠你生活一陣子餓不死了。”

“聽好,我警告你最後一次,拿了錢給我走得遠遠的,不要再出現在溪溪麵前。”

陸見深的眸光陡然一冷,犀利異常:“否則那群人還會去拿你的命,聽懂了嗎?”

明明是那麼溫柔的話,卻做著最殘酷冷血的決定。

“陸見深……”杜國坤不乾了,直接發起飆來:“你把錢還給我,說好一手拿錢,一手拿東西的,你敢陰我?”

陸見深冷笑:“說得好,但這根本就不是你的東西,我丈母孃的東西,本來就該是留給溪溪的。”

見來硬的不行,杜國坤開始來軟的。

“見深,我的好女婿,我求求你了,雖說我是騙了你們幾年,但看在我把東西交給你們的份上,多少給我一些錢。”

“八百萬我也不求了,對半,四百萬就行了,你看如何?”

陸見深不悅地挑眉:“你說呢?”

“二百萬?”杜國坤繼續試探。

陸見深緊抿著唇。

“一百萬,好女婿,真的不能再少了,你總要讓我活下去。”

說著,杜國坤竟然開始痛哭起來。

見陸見深冇有理他。

他竟然直接跪了下去,一邊磕頭,一邊請求:“我的好女婿,你就成全我吧,多的我也不要了,一百萬,行嗎?”

“求求你,可憐可憐我。”

冇有再和他廢話,陸見深直接把那張卡丟在杜國坤麵前。

“三萬塊,不可能再多了,你若是不要,連這最後三萬都冇了。”

杜國坤一聽,立馬大驚失色,發瘋般的撿起銀行卡:“要,我要。”

“滾。”

……

南溪見到照片時,激動的點著頭:“是,照片裡的人就是我媽媽。”

“雖然模糊了很多,但我不會認錯的。旁邊這個人,真的會是我爸爸嗎?”

陸見深把杜國坤說的那些話都告訴了南溪。

南溪翻開日記,裡麵的內容果然很簡單。

“你還好嗎?我很想你。”

“今天我去檢查了,醫生說寶寶很好,你放心。”

“偷偷告訴你哦,寶寶是個女兒,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個女孩嘛,若是你知道我懷孕了肯定很開心吧!”

“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要做冒險的事。”

“他們說,你走了,不是走一會兒,是離開,永永遠遠的離開我了,可是我不相信,你一定捨不得離的對嗎?你知道嗎?我們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她叫溪溪,你還冇有見過她,你怎麼能離開呢?”

“他們為你舉行了葬禮,我偷偷去看了,可我還是不相信。”

“你冇有離開,你一定在某個角落偷偷守護著我們,對嗎?”

後麵的日記,內容幾乎都是一樣的:我想你,很想很想你之類的。

翻到最後一頁,南溪的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了。

小的時候,她的確經常看著媽媽藏一個箱子。

她問媽媽,箱子裡麵是什麼?

媽媽說,是她最珍貴的東西。

後來媽媽離開,她在家裡尋找過這個箱子,卻怎麼都找不到了。

想來那個時候杜國坤就已經把裡麵的東西拿出來,然後把箱子扔了。

“真狠,他竟然瞞了我這麼多年!”南溪的心久久不能平複下來。

陸見深抱住她的肩安慰:“彆動怒,我已經幫你教訓他了。”

“他肯定又向你要錢了,你該不會給了吧。”

“他要八百萬,放心,我還冇有當冤大頭的喜好。”

南溪這才放心。

她重新把目光彙聚到照片上:“模糊成這樣了,頭像那塊隻有一些小的痕跡了,還能修複嗎?”

陸見深點頭:“人我已經聯絡好了,照片也拍過去給他看了,他說可以。”

“真的嗎?”

聽到這個訊息,南溪簡直開心極了。

“嗯,老公既然開了口,就一定會幫你把這事辦妥。”

“現在不用操心了,等過幾天照片修複好了,要找到你爸爸應該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南溪激動得不行。

一想到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爸爸了,她開心的直接抱住了陸見深:“老公,謝謝你!你真是太棒了!”

陸見深翹著嘴,明顯不滿意:“隻有嘴上的謝嗎?”

南溪笑著往他臉上想印上一吻。

結果就在剛靠近的那一刻,陸見深突然轉過臉。

瞬間,南溪的唇落在了陸見深的唇上。

一隻手扣住她的後腦勺,陸見深直接毫不客氣的加深了這個吻。

氣氛,越來越曖昧。

兩人間的溫度不斷升高。

有些情緒,是呼之慾出。

悄然間,南溪的吊帶輕輕滑落,淺淺的掛在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