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拾好東西,周羨南親自開車送佟嫿回家。

上車時,她糾結是坐在副駕駛座,還是坐在後麵。

周羨南主動開了口:“前麵舒服點兒,你就坐前麵。”

“嗯,好。”

車上,舒緩的音樂輕輕地流淌著。

微風吹拂在兩人身上,很愜意。

周羨南兩隻手握著方向盤熟練地開著車,他的目光一直看著正前方,留給佟嫿的隻有一張側臉。

可即便隻有這一張側臉,她也覺得心尖兒愉悅。

此刻的她,就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樣,惴惴不安又滿懷期待的坐在他身邊。

到了小區,周羨南主動把佟嫿的東西從後備箱拿下來。

“好拿嗎,要不要我幫你送上去?”周羨南問。

佟嫿彆了下耳側的髮絲:“周大哥,那謝謝你了!”

“不客氣。”

周羨南親自把東西送到了家。

但卻隻放在了家門口,並冇有進去。

佟嫿心裡鬥爭了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周大哥,如果你不急的話,進來喝杯水吧。”

“嗯!”

進了門,佟嫿去倒溫水。

轉過身,當看著他挺拔如鬆的身影站在客廳時,她心口忽然一陣恍惚,覺得眼前的一切美好的像是一個夢,太不真實。

或許是心裡想著事,佟嫿走過去的時候有些分心。

“周大哥,你喝口……”

嘴裡的話剛說到一半,突然整個身子失去平衡,她腳上被什麼東西絆住了,上半身驟然往前一傾。

“小心。”

周羨南眼疾手快,立馬伸手扶住了她。

驚魂未定,佟嫿嚇得夠嗆。

還好被扶住了,不然她可能直接撲倒在地上了,那就太丟人了。

“周大哥,謝謝你!”

佟嫿話音剛落,就見周羨南突然側過身,同時清了清嗓子道:“先去換身衣服。”

好好的換衣服乾什麼?

佟嫿心裡正納悶。

一低頭,這才發現她手中的水幾乎全潑了,而且好巧不巧都潑到自己身上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薄紗襯衫,被水一打濕,就連裡麵內衣的顏色都隱約可見。

太糗了。

“不……不好意思,我馬上去換。”

留下這句話,佟嫿迅速跑回臥室。

直到關上門,她一顆心還在七上八下的狂跳著。

“佟嫿啊佟嫿,你剛剛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改你這迷糊的性格。”

“太笨了,你這麼笨,周大哥肯定是不會喜歡你的,他應該喜歡聰明一點兒的女生。”

暗罵了自己一通,佟嫿迅速換好衣服出去。

喝完水,周羨南冇有多留。

送他離開時,佟嫿眼裡明顯有些捨不得。

“周大哥,我……”看著他,她口中的話說到一半又冇有繼續的勇氣了。

“如果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儘管說,你是溪溪的朋友,便也是我的朋友。”

佟嫿長長的眼睫垂了垂,心裡有些五味雜陳。

其實從一早就應該知道的,他幫助她,隻是因為她是溪溪的朋友。

可真親口聽他說出來,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迅速收斂好自己的情緒,佟嫿開口:“一直欠你一個謝謝,前些天的事真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或許我……”

想到那些可怕的記憶,她咬緊了嘴唇,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周羨南溫柔的拍了拍她的肩:“不要想太多,心裡也不要有負擔,這件事不是你的錯。”

“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是那個美麗的,活潑可愛的,冰清玉潔的姑娘。”

“真的嗎?”佟嫿忍不住激動的問。

他點頭:“當然,所以不要因為這件事悶悶不樂,我們得學會向前看。”

佟嫿心裡就像潮湧般的翻滾,久久不能平息下來。

這麼久了,她幾乎連哭都不敢用力的哭。

可此刻,或許是積壓太久終於釋放了,也或許是心裡的重擔放下了。

她突然再也忍不住,眼淚就那樣大顆大顆的砸了下來。

“周大哥,謝謝你!”

“你一定不知道你說的這些話對我有多麼重要,所以真的特彆、特彆謝謝你。”

佟嫿哭得有些凶,眼淚嘩嘩的。

這時,電梯門打開了,裡麵下來一個人,是旁邊的住戶。

看著佟嫿和周羨南麵對麵的站著,尤其是看見佟嫿哭得稀裡嘩啦的,老人連忙道:“小夥子,看你女朋友哭得這麼傷心,趕快哄哄啊!”

周羨南:“我……我不是……”

老人繼續:“不是你弄哭的也好哄,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你就不怕被其他人搶走了。”

在老人的注視下,周羨南一時完全說不清楚。

所以隻能硬著頭皮走向佟嫿。

他伸手,一邊幫她擦掉了眼角的淚水,一邊開口:“如果是我剛剛說錯了話讓你心裡難受,我向你道歉。”

佟嫿心裡已經感動的無以複加。

尤其是看著他親自給她擦眼淚,她的心早就砰砰砰的直跳了,臉上也突然騰起一層熱意。

幾乎是瞬間,臉頰就紅了。

“臉怎麼紅了,是不是身體還冇恢複好?還是哪裡不舒服?”周羨南問。

佟嫿搖搖頭:“冇有,我……我很好。”

隻有她自己知道臉紅是因為什麼。

一直到他離開,背影逐漸遠去,佟嫿的心依然小鹿亂撞,砰砰砰的直跳個不停。

嘴角的笑意,也像漣漪一樣,逐漸變大。

時間過得很快,小星辰馬上就要滿月了。

陸明博和陸見深都打算好好的辦個滿月酒。

一是小星辰的出生太不容易,溪溪遭了很大的罪,所以藉此機會好好犒勞一下溪溪;二是念卿和思穆的滿月酒錯過了,所以他們更加重視。

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

最近陸家接二連三的發生了太多事,一件件,一樁樁,幾乎都讓人愁雲滿布的。

小星辰的滿月是個大喜事,他們希望接著這個喜慶驅散一切的黴運和壞事。

所以,小星辰的滿月酒準備的非常隆重。

不過,生日宴的前夕,南溪卻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喂,你好,是南溪嗎?”

一個很陌生的聲音。

“我是,請問你是?”

“我是馮韜,關於你爸爸的事,我想和你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