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喂,姐。

對麵的妙齡少女接到電話時,正一邊用頭夾著手機,一邊削蘋果。

“俏俏,是我。

“姐,你這說的什麼話?我當然知道是你啊!話說回來,你都回國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給我打電話,你知道嗎?爸和媽都很想你,你什麼時候回家啊?”少女的聲音清脆靈動。

方清蓮捏緊了手機,心裡五味雜陳。

自從她出車禍後,雙腿瘸了之後,在方家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而方俏,這個平凡至極,冇有一點兒比得上她的妹妹卻一躍成為整個方家的掌上明珠,受儘萬千寵愛。

一想到這裡,方清蓮就恨得牙癢癢。

但為瞭解燃眉之急,她還是努力壓製著,儘量用溫和的語氣:“俏俏,我遇到了一點兒麻煩事,需要三百萬,你能借給我嗎?我過段時間還你。

方俏一聽,立馬急了:“姐,到底出了什麼大事,你怎麼突然要這麼多錢?”

方清蓮自然不願透露,故意含糊道:“你彆擔心,我人冇事,隻要三百萬到賬,這事就能解決了。

首髮網址

“好,姐,你彆著急,我馬上去給你湊,不過我冇有這麼多錢,我要去向爸拿,你稍等哈。

“好,那你儘快。

說完電話,方清蓮的手心裡都是汗。

她覺得,她好像已經用儘全身所有的力氣了。

大概十分鐘後,方俏就回了電話過去:“姐,錢我已經向爸拿到了,我一會轉給你,不過姐,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方清蓮立馬皺起了眉。

她就知道,這個方俏冇有她想的那麼簡單。

果然,這麼快就開始提條件了。

“就是……”方俏有點兒不好意思:“爸給我安排了一個相親,我不喜歡那個人,我想讓你幫我去,隻要你把那個人打發走了就可以了。

“就這?”方清蓮挑眉。

“嗯,就這。

“好。

方清蓮答應了條件後,很快,錢就到賬了。

她重新當著林念初和南溪的麵把卡遞給服務員,得意滿滿地開口:“刷卡。

“好的,小姐。

叮的一聲,付款成功。

方清蓮伸出細長的手指認真撫摸著手上的鑽戒,一副傲氣和炫耀。

尤其是那臉上的表情,簡直高傲到不行。

林念初笑了一下:“如果我是品牌方,那絕對要對方小姐感激涕零,這壓了幾年的貨了,冇想到還能賣出去,真是奇蹟。

“你說什麼?”方清蓮頓時氣得狠狠瞪向櫃員:“她說的都是真的?這是幾年前的戒指?”

櫃員微笑著解釋:“方小姐,這是咱們的經典款。

方清蓮頓時氣得七竅生煙。

花了五百萬,結果就買了一個過時的戒指。

而且還是一個庫存貨。

偏偏品牌方還冠冕堂皇地說是經典款,她現在簡直欲哭無淚,後悔死了。

當目光看向南溪時,她立馬嘴硬地回擊道:“這款經典的戒指我很喜歡,相信不僅是我,見深也會很喜歡。

南溪笑了笑:“清蓮姐可能還不知道吧,見深在爺爺病床前發過誓,絕不和我離婚。

“你說什麼?”

方清蓮的臉,瞬間慘白起來,白得像一張冇有任何顏色的紙張一樣,又薄又透。

“不,不可能。

你是騙我的。

雖然,她今天來買戒指的事都是假的,是她自己自導自演,隻是為了演個戲給南溪看,逼得南溪乖乖退讓。

但是,方清蓮怎麼也冇有想到,見深發了那樣的誓。

見深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如果他真的發了誓,那就意味著……

後麵的一切,方清蓮簡直不敢去想。

這個訊息,對她而言簡直就是晴天霹靂,瞬間將她所有的心血都徹底毀滅。

“這麼經典的戒指,又花了大價錢,清蓮姐還真是應該好好儲存著。

南溪分明笑著,笑容溫暖,語氣柔和,卻輕鬆將方清蓮的心擊得潰不成軍。

一直到南溪和林念初離開,方清蓮才咬著牙,露出了陰毒而凶狠的目光。

眼裡更是聚起了濃濃的殺意,**裸的,絲毫不加掩飾。

“南溪,你敢這樣耍我,我是不會讓你好過的。

“等著瞧吧。

“如果不能搶回見深,我方清蓮就不姓方。

突然,陸柔看著林念初離開的方向,一聲驚呼:“哎呀,清蓮姐,我想起她了。

“她是林念初,那個明星。

“你是說剛剛那個女人是明星?”方清蓮有些不可置信地問。

陸柔點頭:“對,就是那個明星林念初。

“名氣大嗎?”

方清蓮平時對娛樂圈一點兒也不關心,所以不認識什麼明星。

“大呀,她可是最近超火的女明星,剛剛入選四小花旦,粉絲多得嚇人。

方清蓮笑了笑,隻是那笑容太過陰冷:“好,那就好辦了。

“柔柔……”方清蓮勾了勾手。

陸柔立馬湊過去。

方清蓮吩咐完,立馬溫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柔柔,快去辦,越快越好,馬上就有一場大戲了。

“好,清蓮姐,你等著。

去的路上,陸柔得意極了。

誰讓她們剛剛羞辱了她和清蓮姐,現在,就是她報仇的機會來了。

而且場麵絕對震撼。

南溪和林念初一起在商場吃了晚飯,吃過飯,兩人出了飯店,正要坐電梯去停車場,卻突然發現整個商場都被人圍住了,水泄不通。

林念初的手機瘋狂響著,是彤姐打來的電話:“念念,情況不好,你的行蹤泄露了,有粉絲認出了你,現在大批粉絲都在商場圍堵你。

“你找個安全的位置躲著,絕對不要亂動,我們馬上派人來接你。

林念初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接到訊息時還算淡定。

但她現在愁的是溪溪,她是個孕婦,現在這個場合對溪溪太不利了。

萬一粉絲不管不顧,蜂擁而至擠到了溪溪……?

林念初甩了甩頭,後果她簡直不敢多想。

“溪溪,現在情況危急,你還懷著孕,我先找人把你送出去,你安全了我才放心。

南溪看著厚厚的窗戶外擠滿的人群,一點兒也不樂觀:“念念,現在這個情況我可能出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