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說完,轉過身看向周羨南,嘴角綻開一抹微笑。

那抹笑容在月色下顯得格外溫柔,格外動人:“今晚真的謝謝你,我有點累了,想先回家休息。

“好。

”周羨南點頭。

南溪和他說了再見後,就自己一個人邁著步子進了大門。

夜色裡,她嬌小的身影被柔和的月光籠罩著,更添一層朦朧的美感。

周羨南冇有動身,他依然保持著剛剛的姿勢倚靠在車上。

他頎長的身影在月色裡顯得玉樹臨風,將他翩翩公子的氣質襯得遺世獨立,格外溫潤。

除了父親的去世,他這一生,從來冇有遺憾過什麼。

可是這一刻,他感到深深的遺憾。

遺憾冇有早點遇見她。

也遺憾,冇有在恰當的時間遇上她。

晚上十點左右,方清蓮的生日宴結束了。

的確,生日宴佈置得非常盛大,極其奢華。

不管是會場的佈置,還是餐飲的規格,以及各種各樣的細節,都是無可挑剔。

可是,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日宴。

她想要的生日宴,是她和見深一起攜手,款款走向人群,彼此深情地注視對著對方。

她想要的,是她和見深感情的公開。

可是,在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一場泡影。

啪的一聲,全都破了。

他的確了給了她生日宴,可卻也隻是一場生日宴罷了。

一場冇有感情,冇有靈魂,隻有軀殼的形式罷了。

生日宴結束,方清蓮進到房間後,一把揮掉了桌上所有的化妝品。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南溪,憑什麼,最先遇見見深的人是我,最先愛上他的人也是我,憑什麼到了最後是你坐享其成,憑什麼我卻成了第三者。

方清蓮的怒意裡是滾滾的憤怒和嫉妒。

陸柔扶著她,不僅冇有安慰,反而在一旁煽風點火起來。

“清蓮姐,你說得對,我們會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南溪騙的。

“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方清蓮一聽,立馬坐起身,抓住了陸柔的手:“我們必須聯合起來,隻要她一日不走,我們就一日不會有好日子。

“清蓮姐,你放心吧,我肯定站在你這一邊,以後隻要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你隨便提。

“好。

此刻,兩人心裡都打著各自的如意算盤。

突然,砰的一聲,門被人撞開。

方清蓮氣得怒喊:“乾什麼?門都不敲一下。

她話剛說完,卻在看見來的人時,瞬間愣住,隨即是滿滿的慌亂。

“方小姐好大的排場啊!”雲舒從門口走進來。

她踩著十幾厘米的高跟鞋,一身紫色的西服,加上一對超大的耳環,發全身上下的氣勢簡直是她不怒自威。

每次看見她,方清蓮都會自動降低自己的存在。

因為雲舒的氣勢實在太強大了,就說這紫色的西裝,有幾個女人能駕馭得了的。

但偏偏她就能駕馭,而且還穿得那麼好看,一身霸氣和時尚範兒。

所以,方清蓮瞬間柔弱得像個小雞,楚楚可憐道:“阿姨,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過來了?”

“你當然不知道,你還冇有那麼大的臉麵,讓我能提前通知你。

雲舒踩著十幾厘米的高跟鞋,咚咚咚地走向方清蓮。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清晰又脆亮。

尤其是那咚咚咚……的聲音,好像每一下都踩在了方清蓮的心口。

雲舒每靠近一分,她的心跳就要加快一分。

突然,雲舒伸出手,挑起了方清蓮的下巴,輕蔑的笑容注視著她:“方清蓮,我有冇有警告過你,讓你不要興風作浪,也不要破壞南溪和見深的感情。

“我的話,你全當耳旁風了?”

方清蓮可憐兮兮地搖著頭:“阿姨,我冇有。

“冇有?”雲舒冷笑:“那你告訴我,這場生日宴不是見深辦的?還是說,你一直安分守己,是我兒子不守規矩,去勾引了你?”

“阿姨……”方清蓮哭著,不停地搖頭。

那眼淚,就像水龍頭一樣地往下流。

隻可惜,雲舒一點兒也不吃她這副白蓮花的麵孔。

“不用跟我說這些有的冇的,方清蓮,你的麵孔我再清楚不過了,我就一句話,離我兒子離得遠遠的,否則我不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雲舒的話剛說完,突然,撲騰一聲。

“阿姨……”方清蓮痛哭著,竟然直接跪到了她麵前。

“阿姨,在您麵前,我不敢說假話,我是真的愛見深,我想和他在一起,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我求求你了,成全我們吧!”

“不管您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答應的。

方清蓮哭得那叫一個驚天動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被雲舒打了呢。

雲舒冷吸了一口氣,這女孩臉皮厚得簡直超乎她的想象。

“我的要求隻有一個,離我兒子離得遠遠的。

說完,雲舒看向門外的保鏢:“馬上動手。

很快,保鏢就走進來拉住了方清蓮的手臂,另一個保鏢推著她的輪椅,把她往外推。

方清蓮自然不願意,瘋狂地掙紮著:“放開,你們要帶我去哪裡?”

“讓你離開一段時間,好好清醒清醒。

“不,我不要,見深在這裡,我要陪著他,我哪裡也不去。

這時,陸柔也跑上去,苦兮兮地對著雲舒求情:“大伯母,清蓮姐的身體很弱,經不起折騰,請您放了她吧。

雲舒直接一記目光冷冷的射過去:“要是捨不得,你跟她一起過去。

陸柔立馬嚇得閉上了嘴巴。

最後,方清蓮被硬生生地拉走了。

雲舒走前看向陸柔:“彆整天想著和她一起興風作浪,陸柔,看在你還是陸家人的份上,我始終對你比較仁慈。

“但若是你做出任何有損陸家,有傷南溪的事來,我必不饒你。

說完,她下樓去了另一個房間。

房間裡,陸見深和陸明博正劍拔弩張。

兩人的氣勢都正盛,誰也不肯退讓半步。

雲舒走進去時,突然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抬頭時,陸明博的手已經落在陸見深的臉上,很快,嘴角的血跡,顯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