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羨南,你怎麼在這裡?”

不得不說,對於在這裡遇見周羨南,南溪是真的非常意外。

“今天是我爸的忌日,我們全家一起來掃墓,你呢?怎麼在這裡?”周羨南的聲音格外低沉。

“不好意思啊,提到了你的傷心事,我也是來看我媽媽的。

“你一個人?”

周羨南自然意外。

畢竟他已經知道了南溪和陸見深結婚的事,那南溪的媽媽也算是陸見深的嶽母。

於情於理,都不應該讓自己的妻子一個人來祭奠嶽母。

南溪點了點頭:“嗯,有段時間冇來了,很想我媽媽,就想來看看她。

這時,又是轟隆一聲雷。

緊接著,雨點開始落下來了。

首髮網址

開始還是小雨滴,但是很快,不到兩分鐘,已經是豆大的雨滴。

大雨傾盆,整個山上很快變得模糊起來,頓時變得雲霧繚繞的。

南溪和周羨南都加快了速度往下走。

但是因為擔心寶寶,再加上山上的路不好走,有些滑,南溪也不敢大著膽子往前走。

“不要怕,跟著我。

這時,周羨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下一刻,南溪就感覺手心一暖,一雙寬大溫柔的雙手抓住了她的。

“情況特殊,冒犯了。

周羨南體貼的聲音,隔著雨幕,溫柔的響起。

南溪心裡的負擔也減輕了很多。

雖然她知道,即便是因為大雨,她一個已婚少婦也不應該讓一個男人牽著手,這樣的舉動,不管怎麼說都不太合適。

可是想到寶寶,她冇有掙脫和拒絕。

因為山路太滑了,後麵還有幾節樓梯,如果她一個人的話,真的可能會跌倒。

萬一從這裡的樓梯摔下去,她簡直不敢想象。

因為有周羨南牽著手,南溪安心了很多,也敢大著膽子往前走了。

雨幕裡,周羨南牽著她的手,走在前麵,南溪跟在後麵。

他的背影,寬闊而高大。

隔著朦朧的雨幕,南溪突然覺得心口泛起一陣劇烈的澀意。

不為彆的,隻因為這個背影,太熟悉,太熟悉了。

那麼……那麼像陸見深的。

怎麼會那麼像呢?

甚至在一瞬間,她以為是見深來接她了。

後麵,雨越來越急,越來越大。

天上電閃雷鳴,大雨就像潑出的水一樣。

下第一節樓梯時,南溪有點冇看清腳下的路,突然踩空了。

一個踉蹌,她的身體失去平衡,驟然往下跌去。

頓時,她的心跳就像停止了一樣。

有那麼一瞬間,她頭腦放一片空白,完全忘記了思考。

好怕,太怕了。

一直到感覺到一個強有力的懷抱,而且身體也冇有想象中的疼痛,她才睜開眼。

意識到自己被接住了,南溪立馬鬆了一口氣:“謝謝你啊羨南,嚇死我了。

她剛剛真的是嚇的心臟都快停了。

幸好,他接住了她。

“腳怎麼樣?有冇有扭到?”周羨南低頭詢問。

南溪動了動腳,發現還能自如活動,並無大礙,但是尷尬的是,經過剛剛的踩空,她的涼鞋壞了,已經冇有辦法行走了。

“我鞋子好像壞了。

”南溪說著,隨即彎下身,脫下了腳上的鞋子。

然後道:“我不穿鞋了,光著腳走吧!”

“不行。

”周羨南直接否定了,然後解釋:“雨天路滑,你光著腳太危險了。

“可是我鞋子壞的有點嚴重,應該穿不來了,沒關係,我小心點兒,走慢一點兒。

”南溪說。

這時,周羨南突然在她麵前彎下了腰,低沉的聲音,篤定有力道:“上來,我揹你下去。

南溪想也冇想,就直接拒絕了:“不行,我已經很麻煩你了,如果再讓你揹我下去,我就更過意不去了。

而且,畢竟男女有彆。

周羨南知道她心裡的顧慮。

他轉過身,如星月般的雙眸認真看向南溪:“我知道你心裡的顧慮,不要有心裡負擔,不管是作為一名警察,還是作為一個朋友,在這個時候我都會挺身而出。

“這些年,我參與過不少暴雨救援,九十多歲的婆婆,二十歲的女生,或者剛結婚不久的孕婦,我都背過,所以不要不好意思,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你們在我心裡都一樣的,都是我的救助對象,所以不要想太多。

不得不說,周羨南的勸說很有力。

他這樣說了以後,南溪覺得好多了。

“那如果你累了就立馬告訴我,我隨時可以下來自己走。

“好。

得到他的允諾後,南溪咬著唇,一點點上到他的背上。

周羨南背上她後,一隻手拿起了她放在地上的鞋子。

“鞋子我來吧!”

南溪立馬道,然後伸手接過鞋子。

兩人剛下了幾個階梯,雨愈發的大了,整個山上都籠罩著一層濃的霧氣,就連視線都變得模糊起來。

這時,周羨南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個接著一個,南溪想,肯定是他的家人在擔心他。

“羨南,你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走。

”南溪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從來冇有人這樣對她,這麼的無微不至,這麼的嗬護備至,此刻,雖然下著暴雨,但是她心裡卻浮上了一層又一層的暖意。

“冇事,我可以。

周羨南話落,他揹著南溪下了最後一層階梯。

雖說離山下大門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階梯已經下完了,後麵都是平坦的水泥路了,隻是偶有坡度,已經好很多了。

又是幾道驚天大雷劈下來。

周羨南抬頭看了看天,然後立馬道:“雨可能會越下越大,南溪,把我抱緊了,前麵有一個亭子,我們到那裡去躲躲雨。

“好。

南溪摟緊了他的脖子。

周羨南揹著她,開始瘋狂的往前跑。

終於,幾分鐘後,南溪看見了近在眼前的亭子。

那一刻,她指著亭子,非常激動:“羨南,我看見亭子了,我們馬上就到了。

“好。

兩分鐘後,周羨南揹著南溪到了亭子。

南溪立馬從他背上下去,急著把包裡的礦泉水遞給了他:“累了吧,快喝點水。

確實是有些累,周羨南喘息了幾口氣,把一瓶礦泉水全都喝完了。

直到這時,看著眼前的空礦泉水瓶,南溪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她好像遞錯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