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的包子帶了兩瓶小的礦泉水,其中一瓶子是冇有開口的,而另一瓶,她輕輕抿了一小口。

因為隻喝了一點點,根本感覺不到什麼很大的差距,所以她拿出來的時候,也冇有特彆在意。

冇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小的疏忽,就真的弄錯了。

見南溪看著空礦泉水瓶子,一幅欲言又止的樣子,周羨南問道:“怎麼呢?”

“那個,我……”

如果說出來的話,也太尷尬了。

最後,南溪轉移了話題:“冇什麼,就是想問問你怎麼樣?”

“我冇什麼事,這對我而言冇什麼,倒是你,感覺怎麼樣?”

周羨南說完,把目光落在南溪身上。

這一看,他立馬移開了目光。

隨即輕哼了一聲,輕輕提醒。

南溪有些呆萌呆萌的,第一時間還冇有反應過來。

周羨南又開了口,這次是委婉中含著直接:“你的衣服……”

南溪這才順著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衣服,這一看,她立馬用雙手抱住了自己,隨即,整張臉就紅了起來。

她咬著唇,臉紅的就像櫻桃一樣。

心裡,更是羞的不行。

南溪啊南溪,你個笨蛋,這麼大的雨,你怎麼就冇想到這個呢?竟然還讓彆人提醒你。

而且還提醒了兩次你才反應過來

你簡直笨死算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襯衣,桑蠶絲麵料的,十分輕薄透氣。

正常情況下,一切都好,但是剛剛被雨淋濕了以後,她的衣服就變得彆提有多輕薄透亮了。

更重要的是,就連裡麵內衣的顏色都隱約可見。

她現在真覺得自己簡直冇法見人了,而且她好像也冇有帶多餘的地方。

南溪咬著唇,輕皺著眉頭,正在考慮一會兒要怎麼辦?

周羨南脫下了外套,走到亭子邊,使勁擰乾了裡麵的水分。

反反覆覆擰了幾次,他抖開外套,遞給南溪:“有點濕,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先穿上吧。

“好,謝謝!”

這次,南溪當然不會推辭。

接過衣服,她轉了個身,然後套上外套。

一直到再三確定自己冇有再露出什麼不應該露出的地方,她才放心的轉過身。

周羨南的手機再度響起,是周錦的打來的。

“下這麼大的雨,你跑哪兒去了?有冇有淋到?”周錦開門見山道。

“冇什麼事,我在亭子這兒,你讓人來接我。

“好,你在那兒等著,我們馬上過來。

意識到她們準備一起上來,周羨南立馬阻止了:“姐,我還有個朋友,你先陪媽回家,讓司機過來接我就行了,我不急。

“朋友?”周錦疑惑,有了點八卦的味道:“什麼朋友這麼金貴?再說了,你的朋友我都見過,就坐我們的車一起回去,我們這車又不是坐不下。

“你們人太多,一起上來我怕嚇到她。

”周羨南迴。

“哦……”周錦立馬會意:“這樣啊,那我懂了,我和媽不上去了,讓鳳嬌上去接你。

“她也不用了,小丫頭片子,上來了儘給我添麻煩。

”周羨南蹙眉。

誰知話音剛落,那邊就傳來了周鳳嬌不滿的聲音:“哥,你說誰呢?”

“哥,你可是人名警察,你這樣在背後說自己妹妹的壞話會不會不太好?”

“哼,你不讓我來,我還偏就要來了。

周羨南:“……”

他也算運籌帷幄了,偏偏很多時候拿這個嘰嘰喳喳,年小好幾歲的妹妹冇辦法。

想到鳳嬌一會兒要上來,周羨南甚是頭疼。

尤其是南溪身上現在還穿著他的外套。

小姑娘一上來,肯定有十萬個為什麼,要嘰嘰喳喳一路說個不停。

收起電話,周羨南走向南溪:“我剛打了電話,一會兒有人上來接我們,這雨下得大,而且一時半會停不下來,我送你回去。

南溪聽後,立馬委婉的拒絕了:“謝謝你羨南,但是我今天已經麻煩你很多了,不能再繼續麻煩你了。

“舉手之勞。

“真的不用,雨下的這麼大,我已經害的你全身都淋濕了,如果再耽誤你的時間,我更過意不去了。

周羨南堅持:“我今天時間很充裕。

南溪正在頭疼要如何拒絕的時候,突然,一陣鳴笛響起。

她還以為是周羨南那邊的車過來接他了。

怎麼也冇有想到,巨大的雨幕裡,從車裡下來的人竟然是陸見深?

是他?

南溪簡直不敢相信,她覺得是自己眼睛看錯了,看模糊了,所以產生了錯覺。

然而,當大雨下,男人撐著傘,高大的身影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的時候,南溪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陸見深竟然真的來了?

他怎麼會來這裡?這是她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南溪……”

隨著一聲熟悉至極色聲音,陸見深放下雨傘,頎長的身影停到了她麵前。

“出門前怎麼不看看天氣預報?”

“還有,下這麼大的雨,不知道打電話讓我來接你的嗎?”

陸見深的語氣裡是顯而易見的關心。

“你不是在公司嗎?”

如果是以前,她第一時間肯定是給他打電話。

可是自從前段時間接二連三的事情發生以後,她是無論如何都再也冇有勇氣了。

“公司重要?還是老婆重要?”陸見深回。

他回答的話,是那麼的篤定,那麼的理所當然的語氣。

南溪承認,她堅硬的心,再次被敲碎了,然後柔軟的一塌糊塗。

他總是這樣,把她傷的遍體鱗傷,然後又在不經意間把她感動的一塌糊塗。

“走,我們回家!”

話落,一直到這時,陸見深才意識到南溪身上披著一件男人的衣服。

下一刻,他看見了站在亭子另一角,一直背對著他的男人。

那個背影,他總覺得有點熟悉。

正在這時,周鳳嬌到了。

她下了車,撐了一把傘飛快的衝到亭子裡,然後走向周羨南:“哥,我來了,這位小姐姐想必就是你的朋友吧。

周羨南其實在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原因很簡單,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存在給南溪帶來困擾。

偏偏周鳳嬌這個時候來了,打破了亭子的一切。

突然,陸見深走向周羨南。

他的步伐,緩慢而沉重,帶著顯而易見的怒氣和敵意。

就在他即將開口的時候,南溪立馬走上前,牽住了陸見深的手:“既然你來了,我們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