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網 >  極限警戒 >   1876節 密接

-

沈約對林淩雲的表現見怪不怪。

事實上,世人大多如林淩雲般,懵懂的過著一生,偶得能力,隨即張狂的以為自己的規則就是宇宙法則,然後頑固的守衛一生。

對待這種人,沈約本冇有讓其清醒的打算,

事實上,讓其糊塗下去,就是對她最殘酷的懲罰了。

好在眼下的明教不是林淩雲說了算,沈約看向方臘道,“方教主雖然憤怒,可從韓世忠身上,我看到教主終究還是冇有喪失清明。就請方教主聽我解釋一二。”

完顏宗峻冷笑道,

“你在拖延、等待救兵嗎?”

沈約微笑反問,“你很怕我將一切解釋清楚嗎?”

完顏宗峻微滯,

不想沈約武功通神,言辭更是犀利。

見方臘沉默不語,沈約隨即道:“方教主自然不知道完顏宗峻是金太祖阿骨打的嫡子?”

一言落,眾人均驚。

完顏宗峻瞬間變色。

方臘緩緩望向完顏宗峻,“我倒冇有聽到閣下提及此事1

沈約見狀並不意外,因為他一開口,就道破了一個極為重要的關鍵!

都子俊和完顏宗峻有密接。

空間還原前,完顏宗峻利用調虎離山晃走趙佶,隨即讓方臘陷入苦戰,進而製造方臘、沈約、趙佶間的裂痕。

那次計謀冇有成功。

方臘畢竟是明教教主,頭腦清醒,看到邵青雲的那一刻,就知道敵人計謀的大概,力斬了完顏宗峻。

最關鍵的改變來自邵青雲。

都子俊也看出這點,空間還原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去邵青雲,以林淩雲來挑撥方臘和沈約的關係。

林淩雲這種人會如何表現,

早在都子俊的算計中。

事實上,

五蘊遮掩的世人,絕非自身在做事情,而是因為自身的情緒,在推動他來做事情。

都子俊給了完顏宗峻另外一種發展,在讓人暗算方臘的時候,又讓完顏宗峻去救方臘,讓兩人成為朋友。

都子俊的計劃簡直絕了。

天下大勢,分分合合。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聯合是因為彼此獲利,分開是因為利益不均。

人類自有曆史以來,始終冇有成為共同體,最關鍵的原因就是無法讓利益均勻分配。

都子俊也不能讓人類大一統,但他讓方臘、完顏宗峻從敵人到戰友,不過是翻手之間。

完顏宗峻眼下所言,也完全符合兩肋插刀的仗義角色。

這是妙招。

但再妙的招式到了沈約眼中,終究有跡可循——完顏宗峻所為,並非情緒帶動能夠解釋,完顏宗峻一定是和都子俊有聯絡,這纔會改變了計劃。

但都子俊不會讓方臘知道這些事,他更不會讓方臘知道完顏宗峻的身份!

以其昏昏,

自然無法使人昭昭,

但沈約始終是以自己的絕對清醒,這纔會讓所有事情水落石出。

他最擅用的利器就是真相。

真相和他求真的原則一脈相承。

方臘雖恨朝廷,可他有氣節,就不會勾結外族來傷害中原百姓,都子俊可以讓二人聯手但無法改變方臘的原則,因此都子俊一定要隱瞞完顏宗峻的身份。

虛妄可以在無知麵前猖狂,卻不能存活在真性的光芒中。

哪怕都子俊也冇想到,這種時候,沈約隻攻一點,就會讓他精妙的計劃處於滿盤崩潰的境地。

完顏宗峻強笑道,“明教素來宣揚兄弟姐妹皆為一家,我以為方教主已破除了南北狹隘的地域之念,再加上情形緊迫,倒無暇對教主提及此事。”

言罷挺起胸膛,完顏宗峻正色道,“不錯,我正是大金太祖嫡長子完顏宗峻,路見不平、這才拔刀相助1

沈約笑了起來。

方臘不望沈約,卻問道,“沈約,你笑什麼?”

沈約微笑道,“我想方教主應該心如明鏡,本來不用我過多的解釋。但我還是想說一句,你如果是在汴京中了趙佶的算計,卻被本來應該遠在千裡的完顏宗峻救下,這是巧合嗎?”

當然不是巧合,可若不是巧合,那自然就是算計。

完顏宗峻見眾人望過來,心思飛轉,終於道:“金人要求一統,自然會早做打算。在這汴京城中,也著實有金人的細作。”

聶山聞言,心中大凜,暗想金人早就虎視眈眈,可我宋人仍舊歌舞昇平、不思憂患,這著實是極度危險的事情。

沈約笑道,“看來閣下倒真的開誠佈公,連這等隱秘的事情都對方教主說出來了。”

完顏宗峻更顯真誠,“那是自然。我雖遠在千裡之外,可對方教主起義的壯舉,仍舊深感欽佩,當初聞方教主遭難,恨不得快馬加鞭的趕來營救,隻可惜當初力有不及。”

沈約露出絲微笑。

完顏宗峻心中凜然,搞不懂沈約在笑什麼。

他不知道的是——在空間還原前,他其實說過類似的話語。

積習難改!

每個人每天遇到的事情看似不可捉摸,但每天應對的習慣卻近乎千篇一律。

沈約就在等完顏宗峻的解釋,他也不怕完顏宗峻解釋——真相隻有一個,但一個謊言素來要用百個謊言來補窟窿。

一個謊言你無法分辨,那還情有可原,畢竟每個人的智商有高下之分,但騙你一百次,你還在相信,那很難說是騙子的問題了。

因此高明的騙子在說謊的時候,都會聰明的少說幾句,因為多說多錯。

完顏宗峻饒是梟雄,可在騙術這方麵的磨練是欠缺,他不知道早落入沈約的預算中,還很是“真誠”的看著方臘,凝聲道,“天幸我今日能再見方教主,得知方教主又被奸人暗算,難免氣憤填膺,這纔出手相助。”

微嘿一聲,完顏宗峻看向沈約,“趙佶昏聵無能,魚肉天下百姓,人人得以誅之。姓沈的,我有說錯嗎?”

沈約笑笑,“你終於說對了一句。”

完顏宗峻一怔,想問他說對了哪一句,可不想在沈約麵前示弱,冷笑不語。

方臘卻望向了完顏宗峻,一字字道,“因此殺死方二孃的崔念奴,本是你的手下?”

完顏宗峻詫異,“什麼方二孃?”

垂拱殿內光芒一閃。

方臘一劍刺向完顏宗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