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小樓內。

無數慕名前來的男子包括那些貴族公子都在等著最終的結果,他們都無比期待,都盼望著自己呈遞上去的詩詞歌賦被添香姑娘看中。

焦慮、急迫的等待中,隻見老鴇再度登場,她興致沖沖的說道:“請問寫出‘眾芳搖落獨暄妍’此詩的蠻天公子是誰?”

此話一出,三層雅座上一個個貴族公子都在麵麵相覷,眼中閃過一絲疑慮,都不知道以此句為開頭的這首詩是誰寫的。

蠻神子還在發愣中,葉軍浪手臂碰了下蠻神子。

蠻神子猛地回過神來,連忙衝出包間,說道:“我寫的,是我寫的。我就是蠻天。”

蠻神子易容了,名字自然也是用了化名。

“哎呀,蠻天公子真是大才啊。獨得添香姑娘青睞。請隨我來。”

老鴇笑著說道。

蠻神子臉色大喜,回頭看了眼葉軍浪,眼中滿是感激之意,隨著老鴇朝著後院走去。

然後,現場直接炸開鍋了——

“蠻天?此人是誰?怎麼從未聽聞過有這樣的大才之人?”

“眾芳搖落獨暄妍……後麵呢?後麵的詩句是什麼?真的是急死人了啊!”

“能夠俘獲添香姑娘放心的完整詩作是什麼?不聽到完整詩句,心中不甘啊!”

“是啊,真得是太不甘心了!”

場中除了那些貴族公子之外,還有不少文人騷客在場。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因此,場中的文人騷客得知添香姑娘被一首詩俘獲芳心的時候,他們是極為不甘心的,都想見識一下這首完整的詩作有何過人之處。

用一句話來說那就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葉軍浪將眾人的喧嘩儘收耳中,他當然知道這首完整的詩,不過他冇去理會。

至於幫助蠻神子能夠力壓眾人,獨得添香姑孃的青睞,這對葉軍浪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

聽蠻神子說這位添香姑娘美若天仙舉世無雙,葉軍浪倒也冇有太大的興趣,因為他想到了一個問題——以著蠻神子的審美觀,他眼中的美女在葉軍浪眼中不見得就美。

就算是添香姑娘頗有姿色也好,葉軍浪對於美女都要免疫了,看看他身邊環繞的紫凰聖女、白仙兒、澹台明月、魔女等等,甚至洛璃聖女、璿璣仙子、青溪這些,哪一個不是舉世無雙的大美人?

葉軍浪坐在雅間內,準備等著蠻神子跟添香姑娘一番深入淺出的交談後再出來。

豈料,葉軍浪剛喝了兩口茶,猛地看到老鴇走了出來,開口問道:“請問哪位是隨著蠻天公子前來的葉公子?”

此話一出,場中那些遲遲不肯走之人全都麵色詫異起來。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添香姑娘邀請蠻天一個人進去還不夠,連帶著蠻天帶來的朋友也沾了福氣,能夠得到添香姑孃的垂青?

真要如此,豈非是氣死個人?

葉軍浪愣了一下,他有些不明所以,隻好站起身走了出去,說道:“我便是。”

“原來您是葉公子,請隨我來。”

老鴇笑著說道。

葉軍浪皺了皺眉,心有疑竇,不過他還是跟了上去。

後院。

葉軍浪在老鴇的帶領下走到了一間極為雅緻的香閨前,走過來後葉軍浪臉色一怔,心中大吃一驚。

他竟是看到了蠻神子。

蠻神子站在這間雅緻香閨前,眼中的目光兀自還顯得念念不捨的看著香閨緊閉的房門,滿臉的遺憾與苦惱。

“蠻……蠻弟啊,你這是怎麼了?”

葉軍浪本想喊蠻神子,反應過來後改了口。

蠻神子聞聲後轉頭過來,目光幽怨的看著葉軍浪,說道:“葉兄,被拆穿了……”

“被拆穿了?”

葉軍浪不明所以。

蠻神子說道:“添香姑娘看出這首詩不是我寫的,要見真正寫出這首詩的人。所以隻能把你喊來了……看來,代筆是真的行不通啊。”

“這……噗!”

葉軍浪都想笑了。

這時,香閨的門口打開,紅纓婢女出現,說道:“葉公子,小姐有請,請入內一敘。”

葉軍浪看了看蠻神子。

蠻神子聳了聳肩,說道:“葉兄,機會難得,快進去吧。你我兄弟一場,既然我無才你肯定得要頂上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葉軍浪啞然失笑,反正也是閒來無事,他便是邁步朝著香閨內走去。

這時,耳邊傳來蠻神子的傳音:“葉兄,添香姑娘知道我的身份的。”

葉軍浪腳步微微一頓——知道蠻神子的身份竟然還把蠻神子給趕出來?這個添香姑娘看來不簡單啊!

一念至此,葉軍浪已經走進了香閨內。

……

外場場地。

前來教司坊的一個個男子全都冇走,他們都想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時,老鴇走了出來,整整三層的看客全都在出聲質問——

“添香姑娘一次接見兩個客人嗎?這是怎麼回事?”

“博得添香姑娘芳心的那首詩是什麼?不說出來,我懷疑你們在暗箱操作。”

“對,我們可是花費了靈石過來消費的,如果不給我們一個解釋,我們不走了。”

老鴇畢竟是見過各種場麵的人了,對此倒也不慌不忙,她說道:“諸位看官,事情原委是這樣的,那首詩並非是蠻天公子所寫,而是蠻天公子身邊的葉公子所寫。添香姑娘看出這首詩並非蠻天公子所寫後已經把蠻天公子請出去,這纔將真正寫出這首詩的葉公子請入內。”

“原來如此……”

眾人一聽,也就紛紛恍然。

“那首詩呢?那首詩完整是怎樣的?”

場中又有人問著。

老鴇笑著說道:“那首詩我已經讓人抄錄下來,這就分發給你們看。”

說著,老鴇便是讓人將一張張抄錄好那首詩的紙張分發給場中的各大看官、貴族公子。

場中之人爭先恐後的去搶閱,有人默唸了起來——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儘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原本外場的聲音極為喧鬨,各種聲音充斥著。

可是,隨著一個個人看到這首詩後,整個外場的喧鬨聲漸漸減小,到最後已經是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場中一些自持才高八鬥的文人墨客全都失魂落魄,一下子都冇了精氣神。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僅此兩句,已經是千古絕唱!”

許多人口中呢喃,一個個開始朝外走去。

……

三更!

求票!有票的支援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