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有足夠的力量,便可脫困。

薑雲凡雙眼微眯。

那足夠的力量從什麼地方來?

毫無疑問,自然是將他們當做血食來煉化。

“瞳靈,咱們眾人聯手,有幾成把握活下去?”薑雲凡輕聲問向瞳靈。

一旁,瞳靈也是滿臉的凝重。

他沉聲回答了薑雲凡的問題:“說實話即便是他現在的狀態,我們所有人聯手怕是也不出三成把握。”

十二位仙王境天驕加一位仙尊境強者勝算不足三成。

可見眼前之物的恐怖。

且如今的它還並非全盛時期。

若是全盛時期怕是能抗衡甚至碾壓仙帝的存在。

“那怎麼辦?”

薑雲凡有些無奈。

如今就連獻出本身的瞳靈都冇有把握壓製對方,薑雲凡有些感到無力了。

“小凡,它的話我覺得可信度不高。”

瞳靈以龍神之威震懾那邪獸,同時快速與薑雲凡交談:“它說此地乃是古之大帝的宮殿,若無大帝鈞旨任何人都都要被困在其中生生世世,可是你們在踏入其中的時候並無任何的力量阻攔,這就是個明顯的問題。”

“當然,不排除隻進不出這個道理。”

“但我覺得還是要試一試的,我想這座宮殿既然是專門為了鎮壓它而建立,那必然隻是這對它而非外人,等一下你我試著拖住他然後讓溫以風等人嘗試推開大門,但凡有點縫隙我們便可脫身而出。”

“隻要脫困,我們的籌碼就回大大增加。”

聞言,薑雲凡點了點頭。

旋即他立刻傳音溫以風等人:“等一下我會試著拖住它,你們試著推開宮殿的大門。”

聞言,溫以風等人紛紛蹙眉。

顯然是覺得薑雲凡此法有點過於冒險。

如今這樣的境地他們斷然不會讓薑雲凡一個人涉險。

反正他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要死一起死。

但卻被薑雲凡嗬斥住了:“它明顯對我更感興趣,你們按我說到做,否則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說著,薑雲凡已經不在搭理眾人的反應,而是與瞳靈同時迸發仙力準備出手了。

看著薑雲凡與瞳靈兩人的架勢那邪獸不屑一笑:“無知後輩,你們可知老夫是何等人物,竟敢妄圖挑戰我?”

薑雲凡戰意淩天,仙光之中盪漾著規則與道韻,身後法相緩緩凝聚。

“難道束手等死?”

“能成為老夫的血食,也算你們的榮幸。”那邪獸傲然開口,如今冇有古之大帝鎮壓,他自然無法無天。

畢竟即便是在上古時代,也隻有大帝級彆的強則和才配成為他的對手。

因此,在上古時代他也有了邪帝的名號。

“轟!”

薑雲凡身後仙光炸裂,化作漫天星光,好似九天群星隕落一般,仙道神威鼎盛到了極致。

此一道仙術乃是誅殺之前的重瞳者所得。

玄奧無比,可引渡九天星辰之力殺伐,強橫無比。

但浩如煙海的星辰之力降臨在邪帝的身上,它竟然毫不躲閃,任由仙術轟殺。

“哈哈哈哈哈...”

一顆顆星辰在它的身軀之上炸裂,它毫髮無損。

“你這般手段傷不的我!”

“嗤嗤!”

薑雲凡充耳不聞,雙手飛快結印,旋即一道掌印從天而降,攜帶鎮壓世間之力。

依舊是仙術。

依舊是自重瞳者處得來。

可依舊無法撼動邪帝分毫。

“轟隆隆!”

一連數道仙術都好似不痛不癢一般。

另一邊,瞳靈也是隨之出手,一道劫龍指殺出,那一刻的邪帝那雙猩紅蔑視的目光才微微轉變,它腳掌塌地,頓時一道黑氣震動,震碎了自瞳靈殺出的劫龍指,而恐怖的氣息依舊在蔓延,直接逼退了薑雲凡與瞳靈。

“唰唰!”

邪帝的身影瞬息之間出現在了薑雲凡的身前,那速度簡直快到薑雲凡還冇有看清就已經被擊飛出去。

身軀之後的萬龍法相也在頃刻之間崩碎。

薑雲凡身前有數道血痕,口中鮮血不斷吐出。

一爪,崩毀了薑雲凡的法相,重創了他的體魄,能夠在頃刻之間重創薑雲凡,放眼仙域仙王境的天驕無人能做到。

但是在邪帝的手中卻是那樣的輕鬆。

彷彿誅殺薑雲凡也不過是動動手指一般。

“小凡!”

瞳靈緊張開口,隨後耳邊便聽到了邪帝的聲音:“急什麼,到你了...”

隻不過這一次他冇有出手鎮壓瞳靈,而是直接將其禁製在原地,然後張開大口狠狠的咬在了瞳靈的脖頸之上,頓時鮮血飛濺,瞳靈慘叫一聲,滾滾精純的力量直接被邪帝大口大口的吞入腹中。

瞳靈整個人都陷入劇烈的痛苦之中。

這一幕看的薑雲凡直接紅了眼睛。

他驟然起身,手中混元神劍直接出鞘,他劍鋒之上直接沾染龍血,霎時間混元太虛龍龍魂嘶吼,薑雲凡眼中殺氣升騰。

他一躍淩空,當空一劍直斬邪帝。

“轟!”

恐怖的轟響撼動古宮殿,強橫的力量不斷動盪。

劍身之中龍魂咆哮,滾動。

但是劍鋒卻被邪帝的手掌遏製,無法斬落,即便是此刻薑雲凡的狀態已經宛若附魔一般。

“你這劍中到是蘊藏著恐怖的力量,可惜你的實力駕馭不住!”

邪帝鬆開了口,冷笑一聲,旋即掌心震動,薑雲凡連人帶劍皆被震飛出去,他整個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鮮血濺的滿地都是。

而混元神劍是悲鳴不止,劍鋒之中的龍魂咆哮,好似要奪劍而出。

隻是此刻的薑雲凡以無握劍之力。

他此刻麵對之敵非尋常之敵。

乃是上古時代能與大帝人物匹敵的存在。

甚至,它便是帝。

邪帝!

瞳靈此刻的身軀已經逐漸虛弱,虛幻,這讓薑雲凡心急如焚,他雙眸也隨之泛起淡淡的紅光,身軀之上的仙力一再迸發,白髮染血隨之飛揚,此刻的他倒也有幾分入魔的模樣,看著如此的薑雲凡,邪帝那猩紅的目光也帶起了幾分興致。

另一邊,溫以風等人合力推門,但石門沉重,他們已經拚儘全力卻難以撼動分毫。

正當他們孤注一擲之時,隻聽得一聲慘叫,身邊一人直接炸成了血霧。

那血霧聚而不散,被邪帝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