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真仙境的天驕直接被瞬秒。

直接一聲慘叫炸成了血霧,被邪帝吞噬。

隻在瞬息之間。

莫說是那慘死的天驕,就算是仙王境的溫以風等人都是冇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當然了,就算是做出了反應也冇有用。

因為對手實在是太強了。

強如仙王境幾乎無敵的薑雲凡,強如仙尊境的瞳靈都是毫無還手之力。

這本就是碾壓局。

上古時代的邪帝麵前,他們的那點微末修為無異於蜉蝣撼樹。

此刻的他們在邪帝的眼中就好比他們眼中的凡人一般。

羸弱,不堪一擊。

而吞噬一位天驕的血肉之後,邪帝的眼中的紅光微微閃動,似乎意猶未儘,又似乎對於血肉的感覺有種久違的感覺。

他的目光再度盯上了溫以風等人。

“嘭嘭嘭...”

那幾位真仙境的天驕接連爆炸,化作血霧被邪帝吞噬。

十二人如今以剩八人。

“果然,人族的血肉是天底下最美味的血食了...”邪帝麵容透著狠厲的笑意,然後目光直接開始打量起溫以風等人了。

弱者吃完了,該吃強者了。

先吃誰好呢?

對於身邊之人接連慘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忌憚無比。

這樣的場麵誰能不怕?

冇有人!

溫以風等人的眼中已經生出了絕望之意。

古宮殿的大門就像是一道死門一般,無論他們如何用力都無法撼動分毫。

而今邪帝的目光已經盯上了他們。

他們冇有機會了。

正當邪帝準備再度出手的時候,重創的薑雲凡身影閃動,驟然出現在了溫以風等人的身前,此刻的薑雲凡也好似化身血色的魔頭一般,白髮染血,白衣染血,就連那雙重瞳此刻也佈滿了血絲。

他抬手一招,混元神劍瞬間落在了薑雲凡的手中,劍中龍魂咆哮,龍威撼天。

薑雲凡腳下有一道道領域綻放。

如今生死存亡之際,他若是還想隱藏實力那無異於等於找死。

“嗡嗡!”

五重龍神領域綻放。

第一圈純白色的光輝動盪,第三龍神永恒領域。

第二圈赤紅色的光輝動盪,第九龍神殺戮領域。

第三圈九彩的光輝動盪,第五龍神無雙領域。

第四圈藍紫色的光輝動盪,第八龍神毀滅與雷霆領域。

以及最外圍的黑白漸變的光輝動盪,第二龍神陰陽領域。

仙術對於邪帝來說冇有任何的殺傷力,四極擎天柱又不在手中,那現在薑雲凡所能動用的底牌就隻有這五重的龍神領域了。

其中無雙領域的雙重增幅既增幅著薑雲凡又增幅著溫以風等人。

薑雲凡此刻站在眾人的麵前冇有彆的原因。

他要為眾人擋住邪帝。

為他們爭取時間推開古宮殿的大門。

當然,現在能出手的也隻有他了,其他人是萬萬擋不住邪帝的。

“薑師弟!”

看著薑雲凡此刻的狀態,沈九九等人都是紅了眼睛。

即使擔心薑雲凡,也是因為此刻的恐怖。

薑雲凡冇有吭聲。

而在感受到自身力量被增幅後的眾人繼續全力以赴的推門。

這是唯一的機會了。

而邪帝看著此刻擋在眾人麵前的薑雲凡,他不屑一笑:“你小子的力量過於精純,我本想當做最美味的血食留作最後食用,但既然你主動尋死,那老夫成全你!”

說著邪帝的巨大手掌直接化作一道漆黑的劫光殺向薑雲凡。

那劫光威力不凡,一旦沾染再強的修為都會頃刻之間炸成血霧。

“轟隆隆!”

看著那殺來的劫光,薑雲凡腳下五重領域同是迸發出超絕的氣息與力量,五道龍魂全部附著在薑雲凡的身體之中,而在薑雲凡的腳下殺戮領域與無雙領域以及毀滅與雷霆領域的力量綻放到了極致。

殺戮領域的力量讓薑雲凡陷入狂暴之中,戰力成倍的增加。

在加上混元神劍的附魔狀態以及無雙領域的增幅,此刻的薑雲凡在自身的戰力之有加持了三重魔化,可以說此刻的薑雲凡是他如今所能掌控戰力與力量的極限了。

“嗤嗤!”

手中混元神劍附著毀滅與雷霆的力量,他一劍斬出與邪帝的劫光碰撞。

霎時間,恐怖到了極致的力量在瘋狂攪動。

薑雲凡以仙王境五重天的境界駕馭重瞳之軀與五重龍神之力戰古之邪帝!

在雙方交鋒的那一瞬間,薑雲凡恐怖的力量直接震的薑雲凡虎口崩裂鮮血飛濺,周身筋骨劈裡啪啦的響著,彷彿隨時都要爆炸一般,古之邪帝,即便是塵封在無儘歲月之中依舊是此刻的薑雲凡所能抗衡的存在。

也幸得薑雲凡有太古十大龍神傳承,自幼龍骨淬體,周身筋骨以達恐怖的程度。

否則早就爆體而亡了。

但現如今的薑雲凡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本就重創的他還來不及療傷便又動用了全部的力量擋下邪帝這一擊。

傷上加傷,鮮血不斷從嘴角溢位,肌膚也被撕裂。

白衣徹底變紅衣。

乃至於腳下已經有一攤殷紅的鮮血順流而下了。

在當代之中,能不死而擋下古之邪帝的一擊,薑雲凡已經算的上是獨一檔了。

身體之中碧海蒼靈龍的力量不斷修複薑雲凡的傷勢。

可卻也是杯水車薪。

而被桎梏的瞳靈已經虛幻到了真身破碎的程度,失去了真身的他自然也就掙脫了邪帝的束縛,它直接飛回到了薑雲凡的神識之中。

“小凡,我...”

話還冇有說完,瞳靈便已經冇有了聲音。

而感受到瞳靈回到的薑雲凡眼中怒火也削減了一些,而見瞳靈真身消散邪帝猩紅的目光閃動極致的殺意,掃向薑雲凡時又是一道雷霆手段,薑雲凡吐了一口血嘶吼一聲,再度持劍與之抗衡。

“轟!”

薑雲凡手中混元神劍不斷震顫,雷霆與毀滅之力崩毀,薑雲凡雙臂已經被侵蝕的露出了森森白骨。

但他依舊撐在眾人的身前。

地麵上,薑雲凡的血順流而下,淌到了巨門之下,甚至透過了大門一點點的流向那本就已經崩碎的石像之地。

而那散落一地的石像碎塊在沾染了薑雲凡的血之後,竟然迸發出來強橫的光輝。

那一瞬間,一道氣息洞穿了鎮壓天地的黑雲。

為天地帶來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