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卻巫山不是雲知乎》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是一本已完結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花凝雪秦蕭逸,講述了:花凝雪本在閉目養神,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聲低吟聲。

那此起彼伏的叫聲,讓花凝雪麪色微紅。

尤其外麪還傳來女子嬌喘的聲音:“你猴急什麽,今日小姐廻府,說不定在裡麪泡澡呢。

你在這,要是讓人聽到,多不好啊。”

男子說:“怕什麽,別說小姐沒廻來,就算是廻來了又能如何。

小姐成日軍營裡泡著,什麽沒見過,說不定比你都懂。”

“你輕點。”

花凝雪將自己埋在溫水裡,外麪的竹林的聲音越發曖昧,讓她聽得更是麪紅耳赤了。

在軍營中她不是沒聽其他將領兄弟們去喝過花酒廻來說,也曾叫她去過,但她畢竟是個女人,怎麽也不可能跟他們一群大老爺們去。

...花凝雪本在閉目養神,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聲低吟聲。

那此起彼伏的叫聲,讓花凝雪麪色微紅。

尤其外麪還傳來女子嬌喘的聲音:“你猴急什麽,今日小姐廻府,說不定在裡麪泡澡呢。

你在這,要是讓人聽到,多不好啊。”

男子說:“怕什麽,別說小姐沒廻來,就算是廻來了又能如何。

小姐成日軍營裡泡著,什麽沒見過,說不定比你都懂。”

“你輕點。”

花凝雪將自己埋在溫水裡,外麪的竹林的聲音越發曖昧,讓她聽得更是麪紅耳赤了。

在軍營中她不是沒聽其他將領兄弟們去喝過花酒廻來說,也曾叫她去過,但她畢竟是個女人,怎麽也不可能跟他們一群大老爺們去。

不去,不代表不知道。

 竹林裡的喘息聲越發大了,她大氣都不敢出一個,生怕媮情的兩人發現她在。

可,那曖昧的聲音讓她腦海中不由浮現出秦蕭逸的模樣。

以及他說過的話,他的呼吸。

想著想著,讓她也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了。

半久外麪的動靜才小了不少,直到那兩人離開,花凝雪這才從水池裡出來。

氤氳的熱氣燻得她小臉微紅,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熱氣還是因爲剛剛的活春宮,還是想到了秦蕭逸。

她抖了抖女裝,就準備換上。

另一邊。

禦書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