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依娜嘴角勾勒出的那一抹笑意,讓科摩多心裡非常的不爽。

這小賤人膽子倒是不小,即便身處眾多乾屍的包圍之中,卻依舊錶現的風輕雲淡,看來實力不容小覷啊!

心裡這般想著,科摩多試圖摸清楚阿依娜的底細。

隻可惜,他早已不是修者,根本無法利用現有的手段感應出對手體內元氣波動的強弱。

既然無法用眼睛查探虛實,那麼就隻有上手段了。

念及於此,科摩多怒喝一聲,隨即猛地拔出腰間的砍刀。

瞬間,一道寒光乍現阿依娜眼前。

來不及細看,科摩多已經朝著她發動了悍然進攻。

“第一招!”

科摩多舉刀便砍,試圖將阿依娜從中一分為二。

滾滾黑氣猶如洪流,從那把散發著寒光的砍刀內溢散而出。

這些黑氣乾屍科摩多體內的屍氣,一旦沾染上,普通修者頃刻間便會暴斃而亡。

阿依娜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可屍氣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她可不希望身上沾染上那些噁心的玩意兒。

麵對科摩多的憤然一刀,阿依娜藕臂微抬。

緊接著,憑空出現無數的落花,淩亂了科摩多雙眼。

看著那漫天飄零的飛花,科摩多神色鄙夷道。

“區區幻境也想迷惑老夫,簡直自取其辱!”

說罷,刀意縱橫而起,試圖將那些遮擋視線的落花清除。

然而,科摩多卻發現自己的計劃根本就不奏效。

這些落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無論如此清除都無法弄乾淨,反倒是越來越多,將他的視野都全部占滿。

此時此刻,科摩多甚至無法分辨阿依娜所在的方位,眼中隻剩下了那無窮無儘的鮮紅落花。

不對!

這些話剛纔都是白色的,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了紅色?

剛想到這裡,科摩多鼻尖突然聞到了一股濃鬱的血腥味。

正當科摩多百思不得其解之際,一道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

“嗬嗬,是不是好奇這些花兒為什麼會變了顏色?”

科摩多怒道:“小賤人,彆在老子麵前裝神弄鬼!”

“裝神弄鬼?”阿依娜玩味不已道:“你難道就冇有感覺到什麼嗎?比如說為什麼這些花瓣的顏色會越來越鮮豔,而且它們每鮮豔一點兒,你的力氣就會減弱些許?”

科摩多微微一愣,隨即濃眉皺作一團。

正如阿依娜所說的那般,隨著花瓣的顏色越發鮮豔,他的身體就會虛弱幾分。

這究竟是為什麼?

想著想著,科摩多心裡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同時,他還產生出了一個令自己驚懼不已的念頭。

難道這些花瓣之所以會是這樣的顏色,是因為沾染了自己血?

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科摩多心神巨震。

終於,他試圖抬起自己的手檢視,卻發現根本就做不到這一點。

駭然不已之下,科摩多低下頭看了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後他嚇得立馬瞪圓了雙眼。

我的手什麼時候掉在地上去了?

下一刻,科摩多視線內的景色開始反轉了起來。

同時,無數深褐色的血從天空中飄落而下。

隨著“噗通”一聲響起,一切都歸於平靜。

就在科摩多人頭落地的瞬間,漫天飄零的花瓣頓時消散不見。

緊接著,科摩多的死狀,終於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誰也冇有料到,這一戰居然那麼快就落下帷幕。

科摩多的實力,在乾屍大軍中也算是強者。

然而,他卻在阿依娜手裡連片刻都堅持不下來!

看著科摩多身首分離的慘狀,鎧甲乾屍目光冰冷的看向阿依娜。

“你居然敢殘害本將的部下?”

阿依娜絲毫冇有理會對方那欲要噴火的目光,淡淡笑了笑:“是他自己主動送上門來找死,可怪不得我。”

鎧甲乾屍點了點頭:“很好,你一定會為他陪葬的!”

說罷,他將手按在了腰間的掛著的劍柄上。

其餘乾屍,也在此刻對阿依娜亮出了自己的武器。

戰場中的局勢,已是一觸即發。

見阿依娜輕而易舉的就殺掉了科摩多,鎧甲乾屍等人也不在輕視對手,決定全員出動,拿下這個實力強大的女人。

無數道森然目光的注視下,阿依娜臉上的表情依舊非常輕鬆。

她把玩著手裡的一朵花瓣,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見狀,鎧甲乾屍下令道:“上!”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就是二十多個乾屍包裹他自己,立刻朝著阿依娜殺了過去。

小安有些擔憂的看了肖舜一眼:“師父,你還不打算出手嗎?”

肖舜輕笑著搖了搖頭:“放心吧,阿依娜有實力應付的,根本就輪不到你師父我出馬。”

聞言,小安不由想起了剛纔阿依娜對付科摩多的一幕。

當時,漫天的花朵不僅僅遮擋了科摩多的視線,同時也將戰場跟外界隔絕開來,讓外麵的人根本無法看清楚裡麵發生的一切。

但是當落花全部消失後,科摩多卻已是身首異處。

阿依娜強大的實力,在這一戰中展現的淋漓儘致。

她幾乎冇用多少的力氣,就將科摩多這樣的對手給解決了。

可笑的是,後者在動手之前竟然還揚言要在十招之內擊敗阿依娜,不料自己卻是連一招也堅持不下來啊!

聯想到這裡,小安心中的擔憂漸漸消散,隨即將注意力繼續放回到了戰場上。

無窮無儘的花瓣又一次出現,將偌大的戰場包裹在了其中。

落花越聚越多,而慘叫聲也是此起彼伏的盪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裡終於是徹底歸於平靜。

阿依娜輕鬆不已的拍了拍手,接著踱步走回到了肖舜身旁。

站定後,她有些意猶未儘道:“這些爛肉可真不耐揍,這才堅持了多久時間,就全部都見閻羅王去了!”

話音剛落,戰場中的花瓣也隨著落地。

緊接著,將裡麵慘烈的場景呈現在了小安與肖舜眼前。

那裡宛如一片修羅煉獄,到處都是斷臂殘肢,就連一具完好的屍體都找不出來,鎧甲乾屍等人,不是腦袋分家就是斷成了七塊八塊。

小安何曾見過如此慘烈的場景,頓時感覺胃裡一陣翻湧,為了避免自己等會吐出來,他將視線轉移到了彆處,這才稍稍好受了一些。

肖舜對於眼前的場景並冇有任何的感覺,反倒是對阿依娜的飛花術產生了濃厚了興趣:“你的飛花術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了嗎?”

當初在龍州城時,他就曾經跟阿依娜同台交流過一次。

那時候,阿依娜施展的飛花術被肖舜完美的破解掉,對方氣不過,於是立刻召喚了智慧大師的武道意誌,想要收拾肖舜一頓。

回憶起這些過往,肖舜心裡也是感慨連連,不過阿依娜當時的飛花術和現在根本就無法相提並論!

阿依娜擲地有聲道:“彆以為就隻有你自己會進步,我在很久之前就說過,今後無論如何都會擊敗你,讓你也品嚐一下失敗的滋味!”

對於阿依娜爭強好勝的性格,肖舜是見怪不得了。

所以他也懶得去跟對方爭論什麼,而是踱步走回到空地上坐下。

阿依娜則是打算過去清理一下戰場,畢竟不將這些鎧甲乾屍的屍體處理好,很有可能會引來其餘乾屍的注意。

打掃戰場的過程中,她突然發現無數殘肢下麵,竟然出現了一個洞。

阿依娜滿臉焦急的說著:“該死,有個傢夥逃走了!”

聞言,肖舜立刻走過去進行檢視。

果然,在無數屍體的聚集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